-

李威憨憨的笑著,“那還挺好的,這樣我就放心了。”

“你放心什麼?我們又冇有聊什麼私密的悄悄話。”

秦軒這個大女人,也算是情場高手了吧。

當然,她這也好所在的環境有很大的關係,屬於被環境熏陶出來的經驗。

不過,她的思想和身體都是乾淨的。

“軒姐想和我聊什麼私密的悄悄話啊?”李威竟然對著秦軒開始反撩了起來。

秦軒直接就被他給拿下了,立馬就慌亂的不會說話了。

她自己心裡也很清楚,已經徹底被李威吃定了。

或許,這就是天定的一物降一物吧。

很多時候,女人和男人之間的緣分真的不好說,就是特彆的奇妙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見秦軒一臉羞紅的低著頭,李威便對著她笑了起來:“逗你玩的軒姐,我們兩個有什麼話不能直接聊的,還聊什麼悄悄話啊對吧,彼此都已經是泡過溫泉的關係了。”

這話說的,就好像泡過溫泉的關係很特彆一樣,聽的秦軒更加難為情上了。

還好餐桌上的女郎們聽不到,要不然秦軒真的羞愧難當了。

“你這個傢夥,又取笑姐。”

秦軒對著他肩膀輕輕打了兩下,李威樂嗬嗬的笑著。

隨後,二人便繼續討論起了食物來。

畢竟,這些食物要是換算成錢的話,都可以在江城全款換一套一室一廳的新房子了。

既然來都來了,李威自然是要好好品嚐一下的。

他看了一下時間,現在才晚上五點,丁春秋他們在天上人間,怎麼著也得八點以後才能出來吧。

當然,他們在那邊消遣,也可能一晚上都起不來了。

所以,他現在並不是太著急。

李威和秦軒將這裡的山珍海味全部都吃了一遍後,秦軒對著他笑著問道:“真的不打算帶個女郎走?”

“不了,就算帶,我也帶軒姐你啊!”

這一刻的李威,一臉壞笑的看著秦軒,看的秦軒頓時又陷進去了。

“你這個傢夥,就知道哄姐開心,真是討厭。”

秦軒對著他輕輕打了兩下後,便帶著李威走出了人體藝術餐廳,從另外一側的門走了出去。

可是,他們剛走出這裡,李威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。

他好奇的拿起一看,竟然是紫葉打過來的。

紫葉下午給他打電話的時候明明說了,她現在不太方便和他經常通話的。

也就是說,她現在打電話給他一定是有什麼急事的。

李威想完,便快速接通道:“什麼事?”

“丁春秋那邊已經決定今天晚上宴請你了,利用許傑給你賠禮道歉作為誘餌,引你到天上人間這邊。”

“今天晚上定在天上人間?”李威好奇的快速追問道。

“是的,定在天上人間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李威和紫葉快速通完話以後,紫葉那邊就急忙掛斷了。

“怎麼了?有什麼急事嗎?”

秦軒見李威表情微變,便對著他關心的問了起來。

李威對著秦軒點了點頭,認真的說道:“軒姐,我得離開這裡了,能帶我快速出去嗎?”

“好,你跟我來。”

很快,秦軒便帶著李威走進了一個暗道。

這個暗道是有亮光的,不過光亮不是固定的,而是移動的。

就是說,人走到哪裡,光亮就跟著到哪裡。

說實話,一個人走這種暗道還真是很恐怖。

秦軒走著走著便對著李威貼緊了過來,很明顯她也挺害怕的。

不管是誰,哪怕膽子在大,對於黑暗都會產生不同程度的恐怖。

李威見狀後,便將秦軒摟在了懷中,緊緊的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