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說著說著,秦軒的眼眶便紅了起來,最後這句話應該是她埋藏在心裡很多年的心結吧。

這些年,她一直都不敢去觸碰,不敢去回憶,卻又偏偏情不自禁的去思念。

而這一切的煎熬,隻有她自己心裡最清楚。

“抱歉軒姐,我讓你又想起過去的痛苦回憶了。”李威對著秦軒一臉自責的說道。

秦軒右手快速擦了擦眼角的淚痕,對著你為笑著說道:“你剛纔叫我什麼?”

李威聽後,快速解釋道:“抱歉秦總,我剛纔隻是想安慰你,所以一時間對您改變了稱呼,希望您不要生氣。”

“你叫我軒姐,我覺得很親切,又怎麼會生氣呢?”

“那就好,那我以後就叫您軒姐了。”李威輕聲笑著繼續說道。

秦軒今天原本是休息的,可貴賓區有點事情需要她過來一趟,冇有想到在這裡竟然碰到了李威。

從李威的眼神中,秦軒漸漸看到了多少年前的哥哥和未婚夫。

或許,李威繼承了他們的意誌吧。

“那,我叫你小威可以嗎?畢竟,你看著比我小挺多的。”

李威笑著點了點頭:“當然可以了,軒姐想怎麼稱呼我都可以。我這人隨性慣了,冇有那麼拘謹。”

“好,那我以後就叫你小威。對了小威,你是常住的金陵嗎?”秦軒對著李威好奇的問道。

李威笑著搖頭:“來金陵出差的,我住在江城。一直都聽說金陵城玉池山的天然溫泉館非常的有名,今天正好有空,就過來泡泡溫泉,吸收一下這山靈之氣。”

“我們相識也算有緣,你跟我來吧!”

秦軒說完,便起身對著前方走了過去。

李威快速站了起來,對著秦軒跟了過去。

很快,秦軒便帶著李威走進了貴賓區。

按理說,貴賓區冇有一定會員幾分是進不來的。

可秦軒是貴賓區的負責人,她帶的人進來,誰又乾說一個不字呢。

李威跟著秦軒走進了電梯,他眉頭微皺的對著秦軒笑著說道:“軒姐,這裡可是貴賓區,我這都還不是這裡的會員了,來貴賓區會不會給你帶來麻煩啊?”

“你都叫我姐了,我帶你這個弟弟來貴賓區泡泡溫泉怎麼了?”

被秦軒這樣一說,李威憨憨的笑著,心裡還挺暖的。

他從秦軒的眼神能看的出來,秦軒剛纔說的那些都是心裡話,因為她這一刻眼神非常的乾淨。

很快,秦軒便帶著李威走出了電梯,對著一扇門走了進去。

原本,李威以為秦軒帶他進包廂泡溫泉的,可走進一看,他直接就給驚呆了。

冇有想到,這裡竟然在半山腰,半露天式的特大溫泉池。

果然,上層人士的享受是他這樣的窮**絲無法想象的。

難怪說玉池山這邊的天然溫泉館如此有名,這裡即便是乘坐電梯上來,溫泉池依然是靠山而見的,特彆的接地氣。

天然溫泉,吸收日月之精華,有地下往上循環流動的活水,泡起來舒筋活血,特彆的舒服。

“怎麼樣小威,這裡的環境還可以嗎?”秦軒對著李威笑著問道。

“簡直太完美了,非常感謝軒姐帶我來這裡享受溫泉的快樂。”李威現在和秦軒也算是漸漸放開了,說話冇有之前那麼拘謹了。

秦軒聽後,對著他笑著走近了過去,小聲問道:“那,介意我和你一起泡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