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這個混蛋,對漂亮女人說起話來特彆的騷,可往往又能抓住女人的心,這還真不是一般男人能做到的。

“嗯,好……”藍可欣臉紅的更加厲害了。

隨後,李威便笑著轉身離開了。

看著李威離開的背影,藍可欣心跳漸漸加快了起來。

她曾經也在天上人間的五級貴賓區呆過,可以說見過的優質男人很多,可像李威這樣特彆的男人,她還真是第一次見到。

說不清楚哪裡特彆,總之就是讓她印象很深。

或許,李威真的有其他男人冇有的特彆之處吧!

李威走出天上人間後,便開車離開了。

隨後,他定位去了玉池山的天然溫泉館,那邊距離這裡還有一段距離,就算是開車,去那邊也需要四十分鐘。

丁春秋這個老東西也真是能折騰,喜歡去的場所都是分開比較遠的。

可以說,李威要是將這幾個地方都去過一遍的話,差不多都繞金陵城一圈了。

玉池山是金陵城最有名的一座山,聽說當年某個皇帝的陵墓就在地下,不過這些年保護的挺好的,並冇有被偷盜。

所以,來這邊泡溫泉的可不單單隻有金陵這邊的人,整個九州每年都會有不少人過來感受一下靈氣的洗禮。

李威正專心的開著車,手機卻響了,是紫葉打過來的。

大壯說紫葉今天中午是陪著丁春秋一起,和許傑還有鬆樹次郎在金陵國際大酒店吃飯的。

現在才三點左右,按理說他們吃完飯以後肯定還會有其它活動的,紫葉這個點怎麼有時間給他打電話的呢?

李威眉頭微皺的想了兩秒後,便快速接通了。

“什麼事?”李威快速問道。

“你現在在酒店?”紫葉冷冷反問道。

“冇有,在去你說的地方一個個踩點。還彆說,丁老九這狗東西還挺會享受的,這幾個地方都不錯。”李威一臉壞笑的說著。

“我今天中午剛和他們吃過飯,鬆山次郎的家族暗忍已經到金陵了,具體多少人不清楚。不過,他們計劃明天晚上對你動手。”

“明天晚上?”

李威聽完還有一些失落,按理說今天晚上他們要是對他動手最好。

這樣一來,他明天就不用往金陵這邊跑了。

畢竟,每天給謝婉秋治療,還要江城和金陵兩邊跑特彆累人。

坐高鐵還好一點,要是開車就更累了。

“怎麼,有什麼問題嗎?”

紫葉聽李威這口氣,好像對許傑他們,明天對他出手這個決定表示很不滿一樣。

“他們想什麼時候對我動手那是他們的決定,我就算有問題也冇有用啊!那,許傑打算選在哪裡叫我過去,然後當麵對我賠禮道歉呢?”

李威現在關心的,是他們選擇的地點是哪裡。

至於彆的,他現在倒還不太關心。

畢竟,熟悉的地方總比不熟悉的地方更讓他安心。

“丁春秋建議是天上人間,說那邊佈局比較複雜,而且人手好安排,對付你更容易一些。可鬆山次郎卻說玉池山溫泉館那邊更合適,那邊空間大,而且相對隱蔽,就算你突然消失了也神不知鬼不覺。”

“這樣說,現在還冇有完全定下來了?”李威快速追問道。

“嗯,現在還冇有決定到底在哪裡埋伏你。”

“這樣說,我現在還得去一趟玉池山溫泉館了。隻是不知道,那邊接待的大堂經理,有冇有天上人間那邊帶勁呢。你去過嗎?”李威一臉壞笑的問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