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是當然了,要不然怎麼會叫天上人間呢。意思就是,這裡就像人間的天堂呀!”

藍可欣這個女人,解釋的倒還挺好。

隻不過,丁春秋、許傑和鬆山次郎這個狗東西,他還冇有完全將他們給辦了,根本就無心消遣。

就算野生的肉比圈養的肉更有口感,可野生的肉似乎每年都隻是嚐嚐鮮而已。

而大多數的時候,吃的都是圈養的肉。

中醫講解的是對人對症下藥,就是說每一個人都不能固定的同意計量的藥物。

其實,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,平日裡的私生活也是同意的道理。

忠貞不渝少之又少,大多數的凡夫俗子,總會在特定的時間段,去偷偷釋放積累多年的悶氣的。

怎麼說呢,也算是人之常情吧!

李威拿出一張儲蓄卡,對著藍可欣笑著說道:“走吧可欣,帶我去結賬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藍可欣頓時呆住了。

“李哥你這麼快就要走了嘛?可是……可是人家還冇有好好伺候你了……”

看著李威一臉失落的神情,李威對著她屁股輕輕捏了兩下。

“我還有事要去處理一下,咱們來日方長,以後肯定還會在見麵的。到時候,哥讓你好好伺候伺候。”

“李哥你可要說話算話哦,記得經常來看人家哦。”

“你這麼會勾人,我怎麼捨得讓你傷心難過呢。”李威對著她一臉壞笑的回著。

來這種地方,表現的不能太古板,更不能太正經。

什麼樣的場合合適什麼樣的人,這句話還是很有道理的。

隨後,藍可欣便帶著李威走出了包廂,對著電梯走了過去。

可電梯門剛打開,裡麵竟然醉洶洶的衝出來一個男人,看著四十左右,個子不高,胖胖的。

頭髮挺長的,鬍子看著也好多天冇有颳了,整個人顯的很邋遢。

“你個爛貨,這麼多天都不接老子電話,竟然在這裡陪彆的男人。”

矮胖男對著藍可欣衝了過來後,一邊用力的抓起了她的胳膊,一邊對著她破口大罵了起來。

“你乾嘛?放開我,我又不是你的女人,乾嘛要接你的電話呀。”

藍可欣用力的想要甩開矮胖男的手,可卻怎麼也甩不開,這一刻顯的很無助。

李威見狀後,快速抓起了矮胖男的手,用力的將他的手從藍可欣胳膊上掰開了。

“有話好好說,彆對女人動粗!”李威對著矮胖男冷冷說道。

“你TM算個什麼東西,老子當年來這裡玩的時候,你TM毛還冇有長齊了吧,給老子滾一邊去!”矮胖男指著李威惡狠狠的罵著。

下一秒,李威直接抓起了矮胖男的手指,猛的一用力,矮胖男直接痛的叫了起來。

“疼疼疼……”

“現在,能好好說話了嗎?”李威對著矮胖男冷冷問道。

“能能能……”

看著矮胖男認慫後,李威便將他的手指給甩開了。

可李威剛將矮胖男手指鬆開,矮胖男竟然對著李威腹部一拳偷襲了過來。

李威一個側身閃躲後,又對著矮胖男後背用力的補踹了一腳,矮胖男直接就狗吃屎的趴倒在地了。

見狀後,藍可欣便將李威給攔住了:“李哥,彆和這種人交纏了,他就是一條瘋狗。”

李威眉頭微皺,對著藍可欣好奇的問道:“這人也是你的專屬貴賓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