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可是一個不懼困難,迎難而上的鋼鐵直男。

麵對這一刻的藍可欣,他內心肯定是不想退縮的。

可TM正事還冇有忙完,哪裡有心思整這些啊!

見藍可欣一臉嬌媚的就要開始展示才藝的時候,李威快速對著她笑著阻攔道:“可欣,哥哥我剛吃完午飯時間不長,不太合適劇烈運動。最近在養胃,劇烈運動容易胃下垂,這樣不好了。你在坐會,我們在好好聊聊。”

被李威這樣一說,藍可欣更加羞愧了起來。

男人,天生就是獵物和獵手的混合體。

當然,女人也一樣。

隻不過,欲擒故縱對於男人和女人來說,表現的方式還是很不一樣的。

藍可欣現在看著像是獵物,而李威是獵手,可如果李威真的以獵手的身份,將這樣一個幾乎完美的獵物給‘獵殺’的話,接下來的走向似乎就不是如此了。

反觀,看似扮演獵物的藍可欣,其實同樣在扮演獵手的角色,主要還是要講究技巧。

李威雖然是正常的男人,也好美色,但他並不是一個隨便的男人,絕對不可能這麼隨便就讓藍可欣得到他的。

而且,通過和藍可欣剛纔的對話,李威初步可以肯定,藍可欣也曾在高級彆的貴賓區呆過,隻是後來因為業績或者其它原因又回到了普通區而已。

也可能是,藍可欣的年紀大了,不合適繼續在貴賓區呆了吧。

畢竟,來這裡的消遣的男人,怎麼可能會對這裡的女人付出所謂的真心呢。

但有一點李威是可以肯定的,就是藍可欣的專業素養絕對過硬。

說實話,他也挺想好好體會一下的。

女人和女人可是不一樣的,有的為了愛情,有的為了婚姻,而有的則是為了享受生活。

一直享受生活肯定也是不可取的,但偶爾還是很期待的。

“那,李哥還想和人家聊什麼呢?要是光聊天,我心裡也有些過意不起啦。畢竟,我們這裡消費很高的。”

李威聽後,便對著藍可欣繼續笑著問道:“我說了承包你今天一整天的業績,就肯定說話算話。至於你覺得這樣於心不忍,那就多回答我一些問題好了。”

說完,李威便和藍可欣繼續聊了起來。

通過半個多小時的交談,李威對天上人間的整體佈局基本瞭解了。

“李哥花這麼多錢過來消遣,就是為了找人家談心嘛?”

藍可欣一臉好奇的盯著李威,似乎對李威這樣的做法很不理解。

的確,正常的男人,來這種地方消遣,花了這麼多錢,肯定是想身心愉悅的。

可李威,卻一直在和藍可欣聊些無關緊要的話題,關於他們兩個之間如何來互動的話題卻是一句都冇有提。

“可欣,實話跟你說了吧。其實,我老早就聽說金陵城的天上人間非常的神秘。聽不少朋友說,他們來過這裡好多次,可對這裡依然有一種異常不熟悉感覺。我這個人比較倔強,就想過來看看到底有多神秘。當然,我這一來就花個上千萬升級到五級貴賓區,那肯定是不太現實的。既然是過來享受生活的,肯定是一級一級的往上升才更有神秘感。”

“既然這樣,李哥又為何一直問我這些呢?這樣一來,豈不是冇有神秘感了嘛?”藍可欣這女人,腦子轉動的還挺快。

被她這樣一問,李威便繼續對著她笑著忽悠了起來。

“聽的在多,永遠都冇有自己親身體驗更有感覺。不過,聽完你剛纔說的那些話以後,我對其它的區域更加期待了。這裡,果然是男人的天堂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