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嘴角微動,一臉得意的看著她:“可以嗎?”

藍可欣聽後,眉頭微皺的想了想,便又對著李威嬌羞的說道:“可以倒是可以,隻是我作為大堂經理,每天也是有業績要求的。如果留下來陪李哥談心,恐怕就冇有時間去樓下接待其他貴賓了。”

李威聽後自然明白藍可欣的意思,說白了就是想讓他包圓了。

“你今天的業績是多少?哥全包了!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藍可欣頓時眼前一亮。

雖說她帶李威來的這邊包廂,是整個高檔會所消費級彆最低的。

可她一天的業績要求也不少錢了,能豪言全部的,自然也是有一定經濟實力的。

當然了,真正有錢有勢的貴賓,基本都到其它更高檔的區域去了。

那邊不管是區域女經理,還是其她的職業女郎,那可都是精挑細選來的。

不管是身高還是身段,又或者是長相,都是在藍可欣之上的。

當然了,藍可欣整體也不差,對於大多數男人來說,依然是愛而不得的。

“這樣會不會讓李太破費了?”

藍可欣果然是老手,並冇有顯的特彆激動,而是從關心李威的角度問起了他來。

李威一臉壞笑的看著她,“能讓可欣這樣的美人陪伴談心,這怎麼能說是破費呢?”

“被李哥這樣一說,人家都不好意思了。那,我去打聲招呼,隨便給李哥帶些酒水上來。”

這TM剛吃完飯,李威根本就不餓,也不大想喝酒。

可為了能儘快弄情況這裡的情況,他還是得硬著頭皮上。

弄不好,今天晚上許傑就要邀請他過去了,藉著向他當麵道歉作為幌子,然後下套對付他。

一個場所規劃的越複雜,就越容易設計圈套。

“好,我在這裡等你。”

李威說完,便對著身後沙發走了過去。

坐下來後,快速對著四周打量了起來。

這裡的包廂差不多有四十平,空間挺大的。

包廂裡有沙發,有床,有洗手間,還有大型的浴桶。

前麵有一個八十寸左右的電視,兩邊還有音響,不管是唱歌還是看片,似乎都很不錯。

這種一應俱全的套裝包廂,消費起來那錢可是花花的下啊!

而且,不同位置的燈也不一樣。

像電視和沙發這一刻,就特彆的昏暗,合適和女郎一起喝酒談心,唱唱歌、看看片,就顯的非常應景。

而身後的大床,頂部的吊燈就顯的很花哨,合適喝完酒談完心以後,消食娛樂。

最裡麵的大浴缸,燈光很亮,亮到一顆淺淺的黑痣都能看的如此明顯……

看著看著,李威就開始浮想聯翩了起來。

“李哥,想什麼呢?人家叫你都不應一聲。”

李威聽到藍可欣的話以後,快速回過神來,對著她看了過去。

冇有想到,短暫的時間,她竟然連職業裝都換掉了。

和之前穿的完全不是一個風格的,現在的藍可欣,穿著一身花式的亮眼緊身衣,短袖和短裙,高跟鞋也換成了亮眼的銀色。

更讓他心跳加快的是,這個女人頭上竟然戴著一個粉色雙兔兒的髮箍,似乎剛纔她還重新換了個妝。

看著藍可欣端著酒水盤,對著自己一步一墊腳,一步一扭腰的走過來,李威整個人都開始熱騰起來了。

“尼瑪,這誰頂得住啊!媽媽,我可能要犯錯誤了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