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遵命!”

大壯和黑子聽後,猛的站了起來,雙手對著李威恭敬的敬禮著。

看到這一幕,李威也快速站了起來,對著他們回敬道!

漸漸的,三人眼眶都濕潤了。

八年了,他們兄弟三人又可以一起並肩作戰了。

隻是,昔日一起守護疆域的兄弟們,卻在也聚不齊了。

中午,三人吃完飯以後,大壯和黑子便按照李威說的,去監視許傑了。

而李威,則是按照紫葉之前說的,去丁春秋經常去的幾個場所踩點去了。

他們現在人手不足,必須要做主了準備才行。

畢竟,許傑肯定會藉著賠禮道歉的機會,徹底將李威辦倒的。

而這次的地點,極有可能是選在丁春秋經常去的幾個場所之一。

所以,他要快速的熟悉這些地方,才能更好的去應對突如其來的危險。

為了方便行動,李威特地租了一輛黑色的私家車,十萬左右的車,五六年前量產的,租金不貴,開著還算順手。

當然,大壯和黑子也租了一輛,方便行動。

李威開車剛到丁春秋經常去的一個高檔會所,還冇等他將車停好,大壯的電話便打過來了。

李威一邊停車,一邊接通道:“怎麼了大壯?你們那邊有什麼情況嗎?”

“威哥,在金陵國際大酒店這邊,我們看到許傑和鬆山次郎一起進去了,還有丁春秋。丁春秋身邊跟著一個女人,我和黑子昨天晚上去房間的時候,我們見到過她。我們懷疑她是丁春秋派去監視你的!”

聽完大壯的話,李威也知道他說的女人是誰了,肯定是紫葉。

紫葉平時可以帶麵具,但大白天的,她戴著麵具肯定是不合適的。

“冇事,她是我的合作夥伴,不用擔心。”

“合作夥伴?她可是跟著丁春秋一起的,看著和丁春秋非常的親密。”大壯一臉驚訝的繼續對著李威說道。

“我知道,這個等晚上回來,我在和你們好好說一下。”李威快速回了句。

“知道了威哥,那我們繼續監視了。”

大壯說完,剛要掛電話,李威快速補了句:“對了,鬆山次郎身邊有跟著什麼人嗎?”

李威好奇,想知道鬆山次郎身邊有冇有跟著他家族的暗忍。

隨便,也想讓大壯和黑子抓拍幾張照片,他好晚上回來分析一下。

“冇有,鬆山次郎是和許傑搭肩走在一起的,二人有說有笑非常的親密。許傑這個雜碎,竟然和鬆山次郎這個東支狗狼狽為奸,還如此的親密,這次一定要好好教訓他才行。”

大壯說著說著就怒了,但他自己有分寸,不會衝動亂來的。

要不然,李威的計劃可就全泡湯了。

“你們多加小心,弄不好鬆山次郎家族的暗忍也在附近,不要被他們發現了。要不然,我們就很被動了。”

李威雖然相信大壯和黑子的反偵察實力,還有他們的戰鬥力。

可東支的暗忍實力也是很強的,尤其是像鬆山次郎這樣家族培養出來的暗忍,實力會更強一些。

雖說鬆山次郎家族在整個東支隻算二流,但東支畢竟彈丸之地,財富還是非常集中的。

在這種情況下,即便是二流家族,相對九州,甚至放眼整個世界也算是上等家族了。

所以,還是要多加謹慎,不可輕敵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