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完謝婉秋的話以後,李威這才放心了下來,原本他以為,謝婉秋是那種娛樂疾病!

如果真是那樣的話,錢家豪可能也有這方麵的疾病,那王娟極大可能也會被傳染,這樣一來他自然也躲不掉了。

畢竟,王娟在錢家豪扶著的晚托機構已經上班好兩年了,他們之間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好上的,他並不能確定。

謝婉秋明顯是生氣了,可能她覺得被李威剛下的話給侮辱到了吧。

李威快速整理了一下後,便對著謝婉秋道歉道:“不好意思,剛纔我話說的有些過激了。”

謝婉秋走到轉椅前坐了下來,對著李威冷冷看了過來,說道:“我的確有病,這是事實,你不需要道歉!”

既然謝婉秋這樣說了,李威自然也就不想在繼續多說什麼了。

“那我就不打擾謝總休息了,再見!”

李威轉身剛走兩步,卻又被謝婉秋給叫住了:“我想和你做個交易!”

聽到謝婉秋這樣說後,李威眉頭微皺,一臉好奇的轉身對著她繼續看著,笑著問道:“什麼交易?”

謝婉秋拉開抽屜,隨後拿出一份合同放到了辦公桌上,看著李威說道:“你先看一下,看完我們在聊。”

李威快步走到辦公桌前,好奇的拿起合同看了起來。

快速看完以後,李威大致也瞭解了合同的內容。

他將合同放下後,對著謝婉秋笑著說道:“謝總,我猜想你應該也已經查過我的底了吧?既然這樣,你應該很清楚我冇有接觸過醫學,我拿什麼來幫您治病呢?您該不會以為我們家裡有什麼祖傳的醫學秘術吧?這種劇情隻能出現在爽文小說裡,電影、電視劇都不敢這麼拍。”

“我就問你一句話,我開的條件你能不能答應?”

謝婉秋的眼神很堅定,這讓李威很費解,自己都不懂醫術,而且自己家幾代人全部都是農民,根本就冇有任何祖傳秘方。

李威無奈的苦笑著:“你這條件非常具有誘惑力,這又是送房子、車子,又是幫我做業績、安排高管職位的,說實話,我挺心動的。可關鍵我冇有這個金剛鑽,冇有辦法接你這個瓷器活啊!”

“我這個病,你不需要懂醫術也可以治。”

謝婉秋說這句話的時候,眼神有些恍惚,她似乎不太敢正麵直視李威的眼睛。

並且,說完這句話以後,臉上竟然露出了一絲羞紅來。

李威眉頭緊皺的看著謝婉秋,好奇的繼續問道:“那我就更不能理解了,你自己說這病是天生的,這就說明這病不太好治。以你現在的社會地位和財富,江城有名望的醫生找他們看病應該不困難吧。他們都冇有治癒的病,我一個門外漢能治?”

謝婉秋見李威到現在還冇有開竅,急的她臉更加紅了。

“你還真是豬啊!難怪王娟整天跟著錢家豪鬼混的,太笨了!”謝婉秋一臉嫌棄的接了句。

“不是,你能彆動不動拿這事來噁心我嗎?現在可是你在求我幫忙,這樣的態度不太合適吧?”李威漸漸也不高興了。

謝婉秋輕咳了兩聲,對著李威快速追問道:“你到底答不答應吧?”

“我可以答應,但我要如何幫你治療呢?”

“就……就像這兩次一樣狠狠的報複我就可以了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