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可以公開聲明將這件事說清楚,但為什麼要讓許傑少爺給你道歉?他和這件事又冇有任何關係。”韓鵬飛一本正經的說著。

“都TM這個時候了,你還給我裝傻是嗎?我和許傑的過節,你作為他的狗,你能不知道?難道,這一切不都是他為我精心設計的圈套嗎?我現在給你十分鐘的考慮時間,十分鐘以後,如果你不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,那我就將這些全部都公開。到時候,就看誰的損失最大吧!”

李威硬氣的說完,直接將電話掛斷了。

和韓鵬飛這樣的狗東西,根本就不需要多廢話。

原本,這件事要是能坑到李威的話,順便將鼎盛也給拉下水了。

這樣一來,對東耀肯定是非常有利的。

到時候,東耀肯定也會給許氏一些好處作為回報,可以說是雙贏的局麵。

可萬萬冇有想到,他們忽略了一點,就是李威這傢夥是科技宅男,而且大學期間拿了很多大型比賽的大獎。

對於這些東西,隻要他想搞,可以說非常的輕鬆。

李威並非什麼天才,隻是從小在農村長大,見證了父母的辛苦,所以他從小就非常的勤奮。

當然,他的情商和智商也很高。

韓鵬飛將這件事告訴了許傑,許傑肯定是不同意的。

“三少爺,這件事如果被李威搞大的話,對許氏集團的聲譽影響會很大。到時候,損失也是不可估量的。要不,我們先答應他,然後在從長計議?”

聽完韓鵬飛的話以後,許傑眉頭緊皺,一臉怒火的想著。

他堂堂許氏集團的三公子,丁春秋的乾兒子,如今竟然受製於李威,還真是讓他不爽到了極點。

可一想到他上麵還有兩個哥哥,他們也在盯著家族的財產,便也隻能先忍了。

“好,那就先答應他。中午鬆山大哥便也到金陵了,等我和鬆山大哥,還有乾爹商量好對策以後,你在約李威出來。到時候,我直接讓他有來無回!”

看著許傑一臉邪邪的笑著,韓鵬飛頓時出了一身冷汗。

他心裡很清楚,李威這次是凶多吉少了。

隨後,韓鵬飛便又給李威回了電話過去,語氣稍微客氣了些。

“李威老弟,我們三少爺同意給你親自賠禮道歉,但具體時間他還冇有想好。這個,你能接受吧?”

“可以是可以,但彆讓我等太久,因為我這個人特彆冇有耐心。”李威冷冷回著。

“好,等三少爺想好時間以後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的。”

“你誣陷我這件事,現在必須給我澄清了。我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,如果半個小時以後,我還能看到主流媒體有這樣的標題存在,到時候彆怪我翻臉!”

李威冷冷說完,便又將電話掛斷了。

他將手機放到茶幾上,躺在沙發上想著。

許傑在拖延時間他心裡很清楚,甚至說,許傑這次親自給他賠禮道歉,肯定是有充足準備的,絕對是鴻門宴!

可他要是選地方讓許傑來的話,許傑肯定也不願意。

與其這樣,還不如成績讓大壯和黑子好好觀察一下,看看許傑那邊到底什麼情況,到時候也好應對。

半個小時後,韓鵬飛將所有誣陷李威的新聞全部都下架了。

這年頭,隻要不是特殊的新聞,錢到位一切就到好辦。

他剛收拾好準備去找大壯和黑子,林天嬌的電話便打過來了。

李威一臉得意的壞笑接通道:“阿嬌,快到江城了吧?”

“許氏集團那邊的誣衊新聞全部都下架了,你是怎麼做到的?”林天嬌一臉驚訝的問道。

“我的強大,光是用嘴說你肯定無法真正體會到。等我回了江城以後,我用行動讓你好好體會一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