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說著這些話的時候,眼神突然變了,這一切紫葉都看在了眼裡。

她這一刻很肯定,李威不是一般人,最起碼不是簡單的銷售主管。

他的眼神非常的堅定,甚至說提及到東支的時候,眼裡充滿了殺氣。

“你冇事吧?怎麼感覺,你和東支人有大仇一樣?”紫葉好奇的對著李威問道。

李威聽後,嘴角微揚,一臉冷笑的回了句:“國仇家恨,不共戴天!當年的金陵城大屠殺,我們作為九州後人,又怎麼能忘記呢?”

紫葉被李威這樣一說,頓時有些呆住了。

她印象中的混蛋,一個花心大蘿蔔,可這一刻卻說出瞭如此慷慨激昂的話來,就好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,著實讓她不太習慣。

“這些話從你這個混蛋口中說出來,我還真有點齣戲了。”

李威聽後,一臉苦笑的看著她,繼續問道:“那,我們原先商量好的計劃還能繼續嗎?”

“當然,五天之後就是丁春秋的五十大壽,到時候他一定會大擺宴席的。那天晚上,我也會‘陪’他,到時候我們按計劃行事。隻不過,我現在擔心等不到那個時候,丁春秋和鬆山次郎就會聯手對你出手了。他們人多勢眾,而且實力都不凡,你恐怕有些吃力啊!”

看著紫葉一臉惆悵的樣子,李威也能猜到她為什麼會如此。

如果他在丁春秋五十大壽之前出了意外,那他們的計劃將徹底泡湯了。

這也就意味著,紫葉嚮往的自由生活,以及幫她父親報仇全部都無法實現了。

就算冇有父親的仇恨,讓她這樣如花似玉的年輕美人,陪著丁春秋那樣的老東西過日子,她肯定也不會願意的。

更何況,丁春秋還是她的殺父仇人。

“放心吧!我已經找人過來幫忙了,這個點應該也到了。”

李威話音剛落,手機便響了。

他快速拿起一看,是大壯打過來的,便快速接通道:“大壯,你們到酒店了嗎?”

“是的威哥,我和黑子都到酒店了,現在我們是直接去你安排的房間嗎?”大壯快速回道。

“可以,我現在就在房間,你們直接來吧。”

“好,那我們一會見麵聊。”

二人通話結束後,李威對著紫葉笑著說道:“你先回去吧,我和我兩個兄弟聊幾句悄悄話。”

“切!說的好像我有多稀罕聽一樣,看你那小氣樣。”

紫葉一臉嫌棄的撇了他一眼,便起身快步走出了包廂。

而當她走到拐彎處的時候,正好碰上了大壯和黑子。

他們三人對視一看後,便各自走開了。

紫葉有種預感,他們兩個就是李威口中的兄弟。

雖說不知道他們兩個的實力如何?但光從他們的體格,還有他們堅定的眼神就能看的出來,他們兩個都是高手。

有了這兩個人的加入,紫葉的心裡就更加有底了。

或許,這是老天爺對她的恩賜吧!

讓她在這個時間點碰到了李威,有了李威的幫助,她堅信父親的仇一定可以得報!

隻是她現在也很糾結,等對付了丁春秋以後,她要如何來麵對李威。

雖然李威這個傢夥一臉臭德性,見到美女就喜歡亂撩,可她不得不承認,李威還是非常有實力的。

這樣的一個男人,似乎很多女人都會喜歡吧!

“這個混蛋,似乎還挺有人格魅力的。”紫葉一臉笑意的想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