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這不要臉的本事倒是又見長了!”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但聲音很小,怕吵到在熟睡中的林天嬌。

“說吧,這麼晚找我什麼事?”李威一臉好奇的追問道。

“你現在方便出來嗎?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聊一下。”

紫葉的語氣很嚴肅,李威便冇有繼續和她開玩笑。

“行,那你現在在哪裡?我過去找你。”

“不用,我已經去你酒店那邊了,等會直接見麵聊吧。”

“行,那等會直接來XXX房間吧。”

李威這個房間是為大壯和黑子準備的,畢竟他們等會就到這邊了。

一個小時前,他們給李威打過電話,說飛機已經落地了,準備來他住的酒店。

和紫葉說完,李威便掛了電話。

可他剛起身穿好外套,林天嬌竟然醒了。

她對著李威一臉好奇的問答:“你這麼晚要出去嗎?”

李威對著她笑了笑:“你好好休息,我出去接一下大壯和黑子。”

“大壯和黑子也來金陵了?那我是不是也應該出去迎接一下?畢竟,我和他們也是認識的。”

林天嬌說完,便要起身,被李威快速給攔住了。

“真不用,他們也累了,等會我接他們到房間就休息了,你趕緊休息吧。明天上午,我們九點就要去許氏集團參加內部招標會。你要是休息不好,明天還怎麼打起精神來啊!要知道,招標價格可是分秒必爭的,很費腦子的。”

像許氏集團這種內部招標會,就是邀請幾個有意向的公司過來談價格。

從最高價開始往下降,最後降低到許氏集團滿意的那一家公司,他們便可以合作了。

醫藥器材和辦公工具可不一樣,每一台的價格可是非常高的。

在競標的時候,價格肯定是要深思熟慮的。

可競標期間,相互之間也都是爭分奪秒,根本不可能有太多時間來考慮的。

在這種情況下,就需要大腦非常的清醒,才能更好的去應對。

當然,如果李威的擔憂是對的,他們恐怕等不到明天的競標了。

因為,許氏集團壓根就冇有想和他們合作,這一切都隻是圈套。

“那好吧,你幫我對他們帶聲好,我明天在和他們打招呼。”

林天嬌說完,便又躺下繼續睡了。

大壯和黑子還冇有到酒店這邊,但紫葉已經快到了。

這麼晚,要是讓林天嬌看到紫葉的話,肯定又會多想的。

雖說林天嬌對他的誤會,對他來說並不會有什麼影響,可李威還是不想讓她誤會。

至於紫葉,她似乎認定了李威就是個混蛋,一個花心大蘿蔔。

當然,這也是男人最初的本性吧!

李威快步走出房間後,便對著另外一個開好的房間走了過去。

他前腳剛走進房間,紫葉後腳便從另外一側拐彎走了過來。

按響門鈴後,李威便開門了。

“進來坐吧!”李威對著她笑著說道。

紫葉走進來後,一臉嚴肅的看著他道:“長話短說,我怕耽擱時間長了丁春秋會懷疑。我今天晚上聽丁春秋說,你和東耀那邊有矛盾,鬆山次郎已經讓家族那邊的暗忍過來金陵了,目的就是對付你。”

“丁春秋和鬆山次郎也認識?”李威好奇的看著她。

這個世界還真是小,這些缺德帶冒煙的雜碎竟然都進一個窩了。

“對,而且丁春秋會和鬆山次郎家族的暗忍聯手對付你,所以你要多加小心。”

“丁老九這個狗東西,竟然和東支的人狼狽為奸,還真是雜碎中的雜碎啊!上次在遼東讓鬆山次郎那個狗東西給逃了,這次在金陵新仇舊恨一起給他算了,就當是祭奠那些年為九州戰死的英靈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