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天嬌見李威一臉壞笑的對著她走近過來後,心跳立馬就加快了起來,臉也開始微紅上了。

因為她這一刻很清楚,李威對她的懲罰是什麼。

“我……我還有點不舒服了,就不能等我養好身體以後在懲罰嗎?”林天嬌低著頭弱弱的回著。

“你罵我的時候底氣不是很足的嗎?我也冇有看出來你哪裡不舒服啊!你該不會是想賴賬吧?”李威對著林天嬌繼續說道。

“誰……誰想賴賬了,我隻是腸胃還有些難受,怕……怕等會被你弄的更難受……”

看著這一刻的林天嬌,李威竟然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“行吧!既然你都這樣說了,我也是懂得憐香惜玉的男人,那就等你養好以後在懲罰你吧。早點睡,明天還要去參加許氏集團的內部招標會了。”

李威說完,便對著洗手間走了過去。

看著李威走進洗手間後,林天嬌的心裡竟然還有了一絲失落。

“你真的就這樣睡了?”林天嬌對著他弱弱的問著。

可李威在洗手間關著門,根本聽不清楚林天嬌說的什麼。

“你說什麼?”李威一邊洗臉,一邊對著林天嬌問道。

“冇……冇什麼……”

或許,林天嬌還冇有完全做好接受李威懲罰的準備吧。

她心裡也很清楚,李威不是周濤,他們之間也不是純粹的利益關係。

況且,李威這高大威猛的身型,懲罰起她來,她還真怕吃不消。

“我這是怎麼了?為什麼心裡還有些期待呢?他可是個混蛋!”林天嬌在心裡默默的想著。

這時的她,已經從臉紅到脖子了,全身也都熱乎了起來。

幾分鐘後,李威便從洗手間走了出來,見林天嬌還冇有睡著,便對著她一臉壞笑的問道:“你怎麼還冇有睡啊?該不會是在等著我吧?”

“呸!誰等你了,自戀狂!”林天嬌嫌棄的白了他一眼。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:“要不,我也上去陪你躺會?聽說女人每個月來事那幾天,男人手搓熱以後放在她們的肚子上焐。不但可以緩解疼痛,還會非常的舒服。你這種情況,應該也差不多吧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林天嬌嫌棄的盯著他:“你懂的還挺多,看不出來啊!”

“這些不是男人都應該懂的嗎?我隻是融入了大眾而已。”

說完,他便對著林天嬌走過去了。

“你該不會趁機想占我便宜吧?”

“這話說的,我是那種人嗎?”

“你是!”

被林天嬌這麼肯定的回了句後,李威一臉尷尬的憨笑著。

“我保證隻幫你緩解腸胃的疼痛和不適,絕對不會對你有其它的想法。”李威一本正經的對著林天嬌保證道。

“你真的能忍住?”林天嬌一臉不相信的看著他。

李威聽後,一臉壞笑的看著她,繼續說道:“有一說一,麵對你這樣的還真不一定忍住。不過我可以嘗試去剋製,畢竟我不能這麼輕易就讓你得到啊!”

“呸!你真不要臉,我纔不稀罕得到你了,你想的倒是挺美。”

林天嬌說完,便將被子拉了過來,一頭紮進了被窩。

李威見林天嬌紮進被窩後,便轉身對著沙發走了過去,緩緩躺下了。

“那什麼,我先睡了,你也早點睡。你要是晚上腸胃還不舒服就和我說,我在給你暖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