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除了天啟運營負責人外,並冇有查到她其它的背景。”韓鵬飛快速回道。

“媽的,一個運營負責人就敢跟老子立牌坊,等我收拾了李威這個孫子以後,在慢慢來收拾謝婉秋這個女人,老子要整爛她!”

韓鵬飛是許傑得力的乾將,一直以來,許傑惹的貨,都是韓鵬飛在他後麵幫他處理擺平的。

可想而知,韓鵬飛在整個許家人麵前的地位。

李威在打車回酒店的路上,坐在後排一直將窗戶半開的狀態,呼呼的冷飛吹著。

“小夥子,這樣吹著風不冷啊?可彆著涼了。”老師傅一邊開車,一邊關心的說著。

李威嘴角微動,笑著回了句:“謝謝您的關心,我就是想多吹一會醒醒酒。”

“你是來金陵出差的吧?”

李威聽後,對著老師傅笑著追問道:“何以見得?”

“這個點你喝的滿身酒氣,現在還去酒店,就說明剛應酬。但你是回酒店而不是回家,就說明你並非在這個城市居住。當然,也有特殊情況。”

聽完老師傅的最後一句話,李威直呼內行!

“您還真是厲害,分析的非常到位。我的確是來金陵出差的,也是剛應酬完回來。”李威笑著繼續回道。

“年輕人不拚也不行,上有老下有小的都需要養活。不過,也不能隻知道拚。很多時候,自己身體拚壞了,一切也就到此為止了。這男人在外拚命,女人到底能不能持家,誰又能說的清楚呢。對吧小夥子!”

“老哥說的是,一切都得有個度纔好。”

聽完老師傅的話,讓李威想到了王娟。

他並不是想王娟了,而是通過老師傅的話,讓他聯想到了很多。

他辛辛苦苦的在外拚命,可王娟卻揹著他找錢家豪鬼混。

他用命賺來的錢,最後卻便宜了她的家人,而自己的父母卻也跟著受苦,想想真是太不值得了。

果然,人隨著年紀的增長,閱曆也會越來多,很多世俗的東西也就看的越來越明白。

漸漸被冷風吹清醒後,李威突然發現情況有些不太對勁。

他突然想到了韓鵬飛今天晚上的一係列操作,到底是為了什麼?

“韓鵬飛這個混蛋,該不會是想要通過和我套近乎,送禮之類的陷害我吧?就算我冇有送他的禮物,可他要是反過來說這是我送他的呢?尤其是現在這個節骨眼,我為了拿下明天的競標,私底下給他送一些貴重的禮品,找他單獨吃個飯什麼的也都很正常。”

想到這裡,李威感覺一切都順了。

他現在非常的肯定,這一切都是許傑安排的,目的就是為了搞他。

如果這件事被扭曲後公開的話,對整個鼎盛的聲譽影響會非常的大。

到那個時候,譚輝肯定會發怒的。

看來,之前的一切還是他太大意了。

現在,他得提前做好後手才行。

許傑和韓鵬飛可能忘記一點,他現在雖然是銷售主管,可他大學的專業,他的老本行可是實實在在的技術流啊!

想要搞到他們的通話內容,還有飯店的監控錄像是非常容易的。

螳螂捕蟬,黃雀在後,好戲才乾乾開始!

李威回到酒店的房間後,林天嬌已經沖洗好在躺著休息了。

“怎麼樣,現在有冇有好點?”李威對著她關心的笑著問道。

“好多了,現在胃和腸道漸漸緩過賴了。你那邊談的怎麼樣了?”林天嬌似乎更關心這些。

李威對著她抬了抬手錶,指了指時間,一臉壞笑的說道:“都這個點了,工作的事情先放一放吧。我們是不是應該做點有意義的事情了?好比說履行對你的懲罰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