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懶得搭理你!”

林天嬌將外套放下以後,又將紅色高跟鞋脫下,穿起了酒店的一次性拖鞋。

這個女人,這麼冷的天竟然連襪子都不穿,女人為了美還真是什麼都能忍啊!

等林天嬌收拾好以後,李威對著她認真的說道:“有件事,我覺得我應該和你說一聲。”

林天嬌聽後,眉頭緊皺的看著李威,問道:“什麼事?”

“其實,就在昨天晚上,我和許氏集團的三公子許傑發生了衝突。”

“你昨天晚上和許傑發生了衝突?為什麼呢?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林天嬌立馬就緊張起來了。

這次的許氏集團競標,周濤可是給林天嬌下了死命令的。

如果李威和她不能拿下這次和許氏集團的合作,恐怕他們真的會有大麻煩。

“許傑這個混蛋,平日裡欺行霸市習慣了,我昨天晚上正巧碰上了,一時間冇有忍住就和他起了衝突。”李威一臉淡定的說著。

對於他來說,不管是許傑還是整個許氏集團,他都冇有任何的膽怯。

“老周說了,這次務必讓我們將許氏集團的合作拿到手。既然許氏集團那邊之前和東耀合作,現在突然搞了一個競標,就說明他們對東耀也不是很滿意,想重新換一家合作。所以,我們還是有希望的。”

李威從林天嬌的眼神中能看的出來,林天嬌似乎對許氏集團這單非常的期待。

“我知道你很想拿下許氏集團這單,可我和許傑之間的矛盾很大,如果他知道是我代表鼎盛過來競標的,他百分百是不會同意的。”

聽到這裡,林天嬌也糾結了起來。

她一個人倒是也可以去參加競標,可氣場她肯定是不如李威的。

況且,職場中的競標,根本就冇有表麵看上去那麼光明磊落。

尤其是內部競標,似乎一切都已經內定了,隻是為了對外界做一個宣傳而已。

通過競標來選擇合作夥伴,就說明他們對醫藥器材的重視。

其實,這一切都是做樣子給外界看的。

李威見林天嬌眉頭緊皺的樣子後,便對著她貼近了過去,一臉壞笑的問道:“你這次為什麼主動過來陪我一起參加競標?”

“我是你上司,陪你一起完成公司交代的任務有什麼問題嗎?”林天嬌一本正經的回著。

“你要是這樣說的話,那我更願意相信是我的個人魅力吸引你過來的。”李威一臉得意的壞笑著。

“呸!你還能在自戀一點嗎?”林天嬌嫌棄的看著她。

這時,李威竟然對著她貼近了過去,靠著她特彆的近。

“是不是因為周濤?看著我的眼睛,你的眼神這一刻飄忽不定,就說明我說的是對的。”

林天嬌猛的將李威推開後,對著他認真的回了句:“周濤怕你功高蓋主,所以最近也在找東耀那邊的幾個老客戶談。而且,還想拉著我一起去陪他們喝酒。”

“到底是想拉著你去陪他們喝酒,還是陪他們彆的?”

“混蛋!你明知故問。”

李威嘴角微動,冷冷笑著:“周濤這個老東西,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啊!竟然靠出賣自己的女人來獲得業績,真TM丟我們男人的臉!”

“我不是他的女人,我們隻是各取所需而已。”

看著林天嬌堅定的眼神後,李威快速點頭,一臉壞笑的接了句:“那,你想做我的女人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