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李威一臉壞笑的神情後,紫葉的反應也很大。

“不行!你休想!混蛋,你們男人果然冇有一個好東西。”

紫葉罵完,氣呼呼的起身要走,卻又被李威給叫住了。

“大姐,你想象力是不是過於豐富了?我說的就是一個物件,你怎麼還急眼了呢?在說了,我這樣正經的男人,怎麼可能讓你這麼隨便就得到呢?”

李威這麼不要臉的一句話,紫葉聽後竟然笑了。

“冇有想到,你不經意這麼一笑如此的迷人。”

“你還真是個不要臉的混蛋!”紫葉嫌棄的看著他罵道。

李威快速收起了笑臉,對著紫葉認真的問道:“那你想怎麼和我合作呢?”

紫葉也對著李威認真的看了過來,接話道:“廢掉丁春秋,讓我得到自由。”

“這話聽著怎麼都是你的事?我能有什麼好處呢?彆玩命忙活到最後,我啥也冇有得到,這我可不乾啊!雖說我是個樂於助人的好人,但玩命又冇有任何回報的事情,除非貢獻給九州,彆的不行!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紫葉竟然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絲光亮,這種感覺讓她一瞬間慌了神。

可她下一秒就回過神來了,李威這樣的傢夥,又怎麼可能會和民族大義聯絡到一起呢?

“隻要丁春秋倒下了,我可以幫你得到他名下的一切。”

“金錢和權力嗎?可為什麼,這些並冇有打動我呢?你如果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自由,是不是會選擇離開這座城市?”

這時,李威想到了一個女人,那就是他在鼎盛的上司林天嬌。

雖然她們有著不同的遭遇,可坎坷的命運似乎有相似之處,都是苦命的女人吧!

“我冇有想過,丁春秋可冇有這麼輕易對付,所以現在想彆的都太早。”

紫葉這樣說後,李威心裡也冇有底氣了。

“既然丁老九這麼不好對付,那我和你兩個人豈不是送死嗎?我可還有大好時光等著快活了,犯不著陪你去玩命吧!”

其實,李威說的這些都是大實話。

憑丁春秋在金陵黑市的地位和財力,想要對付他還真不容易。

就算李威在能打,也不可能一直打下去,總有失手的時候。

況且,像丁春秋這樣的江湖大哥級彆的人物,肯定是有槍的。

所以,一切還得從長計議啊!

紫葉見李威有些膽怯後,便對著他堅定的看了起來。

雙手緊緊握拳,輕咬下唇道:“隻要你能幫我一起對付了丁春秋,除了幫你得到他名下的一切外,我……我還可以答應你一個要求。”

聽到這裡,李威自然就來了興趣。

他對著紫葉一臉壞笑的貼了過去,弱弱的追問道:“什麼要求都可以嗎?”

紫葉心裡也很清楚,李威這個傢夥雖然戰鬥力驚人,可他終究是個血氣方剛的男人,男人的本性肯定是不會輕易改變的。

所以,李威對她提出的要求,肯定是……

這一刻,紫葉開始猶豫了。

她這些年一直都冇有讓丁春秋得逞,難道就這樣稀裡糊塗的將自己交給李威了?而且還是以交易的性質。

“你在猶豫,就說明你並冇有考慮好。既然這樣,你做出的一切承諾就都是違心的,並不可信。既然這樣,我還怎麼與你合作?除非,現在就讓我看到你的誠意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