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看完以後,便給謝婉秋打了過去,那邊很快就接通了。

“拿這個視頻來噁心我嗎?放心,我答應的事情一定會做到,今後不會在去打擾你。”李威語氣很冷漠的說道。

“我給你看著個視頻,就是想要得到和你一樣的公平。”謝婉秋冷冷回了句。

“什麼意思?”李威眉頭微皺的問道。

雖然他對謝婉秋不瞭解,可通過今天上午在她辦公室的接觸,他很清楚謝婉秋是一個很剛烈的女人。

她那種厭恨他的眼神,他現在都還記憶猶新了,所以對她剛纔說的那句話,李威現在感覺很詫異。

“你今天是來怎麼報複我的,我就要以同樣的方式來報複你,這樣纔算是絕對的公平吧?”

聽完謝婉秋的話以後,李威更是驚訝的不行,謝婉秋竟然要以同樣的方式來報複自己?

李威冷笑著快速接了句:“謝總拿我開刷有意思嗎?我知道你瞧不起我,但我說出的話就一定會算話。你放心,從今以後,我們之間在無任何瓜葛。至於你老公錢家豪,就算要報複他,我也會親自找他,不會在去打擾你的。”

雖然謝婉秋說想要以同樣的方式來報複李威,可李威總絕對這句話很諷刺。

他這樣身份的男人,又怎麼可能會得到謝婉秋同樣方式的報複呢?要真是這樣,那就不是報複了,完全就是一種恩賜了吧!

“明天上午十點,我在辦公室等你,男人就應該言而有信。”

“明天上午不行,我要去和客戶簽合同。”

“那就等到中午!”

謝婉秋這女人報複心裡還真是夠強的,竟然如此執著。

而且,李威現在回想一下,漸漸發現她應該早就知道錢家豪和王娟有一腿了吧。

這個女人,還真是可怕!

李威無奈的苦笑著:“中午人都餓了,哪裡還有力氣……”

“那是你的事,中午我如果見不到你的話,我也會以極端的方式報複你!”

謝婉秋說完,還冇等李威繼續接話,便已經將電話掛斷了。

李威將手機放進褲子口袋後,雙手對著自己的臉用力的拍打了兩下,還真挺疼的,這一切都是真的。

“謝婉秋這女人該不會是受虐狂吧?靠!想想還挺可怕的。”

李威一邊想著,一邊騎著電驢對著家的方向行駛著。

到了家樓下,他剛將電驢停到規定的地方衝上點,還冇等人轉身,身後便“啪啪”兩聲響了起來,著實嚇了他一大跳。

原本還以為是電瓶爆炸了,轉過來仔細一看,竟然是兩個啤酒瓶摔碎了。

“你就是李威吧!”

李威聽後抬起頭對著前方看了過去,幾米開外走過來五個男的,領頭的叼著香菸,雙肩披著皮外套,邁著吊兒郎當的步劃,還戴著個墨鏡。

“大晚上的戴著個墨鏡,腦子有什麼大病吧?”李威一臉嫌棄的看著他們。

“我就問你一句,你TM到底是不是李威?”阿彪凶巴巴的指著李威繼續問道。

“我是李威,找我有事?”

李威快速打量著他們五個人,一個個的手裡都拿著傢夥,很明顯是衝著他有備而來的。

阿彪聽後,右手一輝,大聲叫道:“弄他!”

身後四個小弟聽後,紛紛舉起手中的傢夥事,對著李威便衝了過來。

李威見狀,快速轉身抓起一輛廢棄的自行車,對著他們四個瘋狂甩動著。

一邊用自行車來擋他們手裡的傢夥事,一邊用腳踹他們,不一會就將他們四個給乾趴下了。

李威將自行車丟到一邊後,對著阿彪勾了勾手指:“現在輪到你了,來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