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婉秋嫌棄的看了他一眼,便畏畏縮縮的將崴傷的腳放到地上,小心翼翼的用力走了起來。

連續走了幾步後,謝婉秋髮現真的不疼了,她又將腳翹起來快速擺動了幾下,發現也冇有任何的問題,一切都正常了。

“怎麼樣,我的手藝是不是很強大?”李威一臉得意的看著謝婉秋問道。

“馬馬虎虎吧!”謝婉秋弱弱的回了句。

“你就誇我兩句會死啊?算了,沖洗一下睡覺了。”

李威一臉嫌棄的說完,便開始解外套了。

謝婉秋見狀後,快速阻止道:“你不會是要在我這裡沖洗過夜吧?”

“怎麼,有問題嗎?”李威一本正經的看著她。

“不行!你自己重新開一個房間去!”

看著謝婉秋一臉排斥的樣子,李威卻是一臉壞笑的看著她:“我這可是為了你好,特地留下來幫你加班多治療幾個療程的。你要知道,這樣對我的身體傷害可是非常大的。可我不計較自己的犧牲,努力的將你治病,你不應該很感動嗎?怎麼還能趕我走呢?”

被李威這樣說完,謝婉秋竟然不自然上了。

扭扭咧咧的低下了頭,有些不好意思去看李威。

李威從她的側臉能看的出來,謝婉秋這一刻臉微紅上了。

或許,是擔心自己扛不住一整夜的治療吧。

畢竟,這個程度實在太大了。

“可是,我……我怕自己吃不消……”

李威聽後,竟然“撲哧”一聲笑了起來。

“不是吧你?天不怕地不怕的謝總,竟然也有怕的時候啊!”

“混蛋,不許笑!”謝婉秋快速抬起頭冷冷盯著他。

李威快速收起了笑臉,一臉嚴肅的繼續看著她:“說真的,你自己的情況你比我清楚。雖說之前幫你治療都很順暢,你的病情也在快速的好轉。可這幾天斷開治療以後,你的病情似乎比之前還要嚴重。這就說明,你的這個病對我的治療是非常有依賴性的。而這種依賴,可能要持續到你完全康複。所以,今天晚上我必須要幫你持續治療,將前幾天的補回來。當然,你也可以選擇拒絕,這是你的權力。說白了,我隻是幫你治療的一個工具人而已。”

說著說著,李威竟然開始傷感起來了。

謝婉秋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也漸漸抬起了頭,對著他認真的看著:“你真的可以?”

的確,高強度的治療,彆說是一整夜,就是一個小時都非常的困難。

對於男人來說,李威已經站在了99.9999%男人的最頂端了。

對於謝婉秋來說,就算稱他為地表最強男人也不為過。

“看不起誰呢?接下來的治療中,但凡我有一點的泄氣算我輸!”李威意正言辭的對著謝婉秋說道。

“切!大話彆說的太早,等會要是大臉可就太難看了。”謝婉秋嫌棄的撇了他一樣。

隨後,二人便陸續收拾了起來。

收拾好以後,李威便繼續幫謝婉秋加班加點的治療了。

這樣的通宵治療還是第一次,不管是對謝婉秋還是李威來說,都是非常大的考驗。

不知道是不是今天晚上的燒烤吃的,李威發現自己生龍活虎的有些反常。

“你……你怎麼突然像變了一個人?”

謝婉秋一邊配合李威的治療,一邊紅著臉對著李威嬌聲的問著。

“這話說的,冇有這點實力我敢幫你通宵治療嗎?現在隻是我的一成功力而已,你得做好準備,迎接我接下來更加瘋狂的治療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