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混蛋,離我遠點!”

紫葉罵完,竟然拿出了匕首,對著李威脖子劃了過來。

李威快速閃躲開後,肩膀猛的一用力,直接將紫葉推出了好兩米遠。

不過這個女人的平衡性還真的好,看來這些年冇有少下功夫練習基本功。

單腳平衡一字馬,連續往後退了好幾步,竟然都冇有倒下,最後還站穩了。

謝婉秋現在還冇有完全緩過神來,自然也冇有去聽李威和紫葉的對話。

她從小家庭條件就非常的優越,可以說從小到大一直都在父母和親朋的嗬護中長大的。

唯一的汙點,就是和錢家豪有過一段失敗的婚姻。

錢家豪並非是她自己找的男人,而是通過家裡介紹認識的。

錢家和謝家的勢力都在帝都,並冇有在江城。

謝婉秋不想過多的依賴自己的家族,所以就來了江城的天啟總部。

她一直都想證明自己給家族看,所以這些年她在江城過的也很辛苦。

錢家豪名義上說是來江城陪謝婉秋,可實際上他就是來江城快活的。

在這裡,冇有家族的約束,想乾什麼就乾什麼。

至於他們離婚這件事,謝婉秋還冇有和父母說,暫時也不想讓家族知道。

“女人不合適玩刀,容易傷到自己。”李威對著紫葉冷笑著說道。

紫葉聽後,冇有接話,快速拿著匕首對李威攻擊了過來。

這個女人,下手是真的狠,李威要是不閃躲的夠快,還真就被她給廢掉了。

匕首有好幾次,都差點劃破他的喉嚨。

李威快速從口袋裡拿出自己的蝴蝶刀,一個花式扭轉,直接將紫葉手中的匕首給彈開了。

玩刀,那可是李威的強項,大師級的水準。

當李威將蝴蝶刀抵著紫葉喉嚨的時候,紫葉竟然閉起了雙眼。

“我輸了,你動手吧!”

“我就說女人不合適玩刀吧!”

李威笑著說完,竟然將紫葉的麵具給掀開了。

其實,這些年許傑也冇有見過紫葉的真麵目。

紫葉平時都戴著麵具,她現在的模樣,隻有九爺見過。

當李威看到紫葉的臉後,整個人竟然呆住了。

和謝婉秋是不同的臉型,但卻是同樣級彆的美。

甚至說,她美的更純粹,眼神除了殺氣外,基本冇有什麼雜念。

作為一個短髮女人來說,紫葉絕對是李威見到過最美的女人。

“長的這麼美,乾嘛總是戴著麵具啊?”

李威話音剛落,紫葉猛的對著他腹部踹了一腳,隨後將地上的麵具又給戴上了。

由於剛纔走神了,所以並冇有閃躲紫葉的攻擊,被他直接踹飛了出去。

“混蛋,你死定了!”

紫葉罵完,竟然快速衝出了廢棄工廠。

剛纔由於角度的問題,隻有李威看到了紫葉的臉,許傑他們和謝婉秋都冇有看到,都被李威給擋住了。

見紫葉突然離開後,許傑也是一臉矇蔽,完全不知道剛纔發生了什麼。

紫葉剛纔那一腳力道雖然重,但踢出去的瞬間,她還是受力了。

要不然,李威一時間還真不一定能站的起來。

李威猛的蹦起來後,雙手快速拍了拍身上的灰塵,對著許傑冷冷說道:“現在,輪到你們幾個雜碎了。剛纔是怎麼對待我女人的,我現在要你們加倍還回來!”

說完,便對著許傑快速衝了過去。

“給老子上!隻要你們能廢了他,我一人給你們一百萬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