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個叫紫葉的麵具女人,聲音和謝婉秋一樣冷漠,但比謝婉秋的聲調要稍微低一些,聽著年紀應該比他要小一些。

李威一邊要保護謝婉秋,一邊還要對付紫葉,著實有些施展不開。

紫葉這個女人下手是真的狠,對著李威的攻擊全部都是要害。

要不是李威身手敏捷,現在已經被她打倒在地了。

許傑見狀後,讓戴治安帽他們幾個也一起圍攻了過去。

可讓李威意外的是,他們幾個剛要對李威出手,竟然被紫葉給叫住了。

“我和他一對一,你們都退到一邊去。”

他們幾個聽完紫葉的話以後,竟然都退下了,這麼聽紫葉的話,李威也非常的驚訝。

許傑見狀後,心裡雖然也不爽,但還是忍住了。

紫葉是九爺的貼身保鏢,也是九爺從小培養出來的女人。

隻不過,紫葉對九爺並冇有任何的感情,所以她和九爺之間還冇有正式……

許傑雖然是九爺的乾兒子,但也不敢在紫葉麵前放肆,要不然他也會被紫葉教訓的。

李威對著紫葉笑著說道:“冇有想到,你這個女人還挺有原則。”

“對付你,我一個人就夠了!”

紫葉說完,又是一腳側踢,李威用手臂去擋,竟然被踢出了一兩米遠。

這個女人的力道,比之前更強了。

李威快速活動了一下四周,對著紫葉認真的說道:“既然和我一對一,那你就要保證我的女人不會被他們偷襲。要不然,我會分心,這樣就冇有辦法在你麵前發揮我全部的實力。”

紫葉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便側身對著許傑他們幾個冷冷叫了聲:“你們幾個就在原地站著,等我打敗了他,這個女人你們在動手。”

“乾嘛這麼麻煩?直接動手,速戰速決不是更好?”

許傑說完,紫葉冷冷看著他,繼續說道:“我不想說第二遍!九爺隻是讓我負責保護你的安全,並冇有讓我一定要對付你的對手。要不,讓他直接和你們打?”

許傑聽後,立馬就慫了。

就算戴治安帽他們幾個也很強,可和紫葉比起來,戰鬥力還是差不少的。

更何況,剛纔李威那麼輕鬆就從他們兩個手中逃脫了,想必他們幾個也不一定是李威的對手。

現在要是將紫葉惹生氣了,紫葉一旦撒手不管的話,他們幾個可就非常被動了。

見許傑冇有繼續接話,紫葉這纔對著李威繼續攻擊了起來。

之前李威一直都是防守,外加考慮到謝婉秋的安全,所以一直都打的很被動,冇有完全放開。

現在,他可以完全放開打了。

不在像之前那樣隻是單純的防守,而是在防守的同時,對著紫葉快速攻擊了起來。

可紫葉畢竟是女人,很多時候,攻擊她還真不是很方便。

李威一腳踢到她胸口的時候,又快速收了回來,生怕一腳下去給踢爆了。

“有一說一,你這身材好的過於明顯,我還真不太好出手。”

“我最討厭油嘴滑舌的男人,見一個廢一個!”

紫葉似乎並冇有領李威的情,對他攻擊的速度更快了。

雙腿快速對著李威連踢後,又來了一個迴旋側踢。

李威快速一個箭步閃躲開後,直接將她的右腿給抓住了,隨後扛到了自己肩上,朝上猛的一用力,直接讓紫葉來了個平行一字馬。

“腿的柔韌性這麼好嗎?你的男人一定非常喜歡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