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傑說完,便對著謝婉秋走近了過去,一臉壞笑的將謝婉秋的下巴抬了起來。

“呸!”謝婉秋對著許傑惡狠狠的吐了一口。

許傑一臉笑意的擦著,隨後便重重的扇了謝婉秋一巴掌。

“媽的,老子給你臉了還。給我按住了,將老子吐出來的口水舔乾淨。”

許傑剛纔被李威打過,嘴角現在還有血絲了。

所以,他吐在地上的口水是有血的。

“放開我,你這個混蛋!”謝婉秋不停的掙紮著,可她的力氣怎麼可能有兩個男人的力氣大呢。

李威被戴著治安帽的男人和另外一個男人,將他的雙手往後掰抓住了,這一刻也無法動彈。

看著謝婉秋被兩個男人強行壓著腦袋,對著許傑吐口水的位置送過去,他的眼神已經完全變了。

剛纔在商業街那邊,是因為一時大意,才被這幾個冒充治安局的混蛋給騙了。

他現在雙手被用手銬銬住了,所以活動起來非常的不方便。

“混蛋,放開我,我就算死也不會屈服的!”

謝婉秋繼續怒吼著,可她心裡也很清楚,這一次李威也自身難保了。

許傑見謝婉秋一直在掙紮後,竟然猛的對著她雙腿踢了過去,謝婉秋被踢以後直接跪倒在了地上。

“媽的,趕緊給老子舔乾淨了。在廢話,老子現在就將你給辦了!”

這一刻的李威,已經徹底怒了,他雙眼充滿了殺氣。

趁著戴治安帽的男人,和另外一個掰著他胳膊的男人,在看著謝婉秋被羞辱幸災樂禍,從而對他放鬆控製的時候,猛的躍起後快速將雙手從雙腿下繞了過來。

戴治安帽的男人,和另外一個男人反應也非常的快,直接對著李威便攻擊了過來。

李威被烤住的雙手快速抱住了戴治安帽的男人,然後一躍而起,用雙腿又鎖住了另外一個的脖子。

猛的用力一轉,直接將兩個人重重摔倒在了地上。

趁著他們被摔倒的瞬間,快速將戴治安帽的男人身上的鑰匙拿了出來,下一秒便打開了手上的手銬。

見李威手銬打開以後,許傑對著壓謝婉秋的兩個男人叫道:“先彆管這個女人了,對付後麵這孫子。”

許傑話音剛落,李威已經衝到了他的麵前,猛的一腳,直接將許傑踹飛出去了好幾米。

隨後,又將謝婉秋身邊這兩個男人給打退了。

李威將謝婉秋一把拉進了懷中,對著她關心的問道:“你還好嗎?對不起,讓你受委屈了。”

看著李威堅定的眼神後,謝婉秋溫柔的對著他點了點頭:“我冇事,你已經做的很好了。”

果然在危急關頭,一個女人纔會對保護她的男人真正改觀。

就像這一刻的謝婉秋對李威一樣,態度完全變了。

看到許傑被重重踹倒在地後,剛纔站在他身後的麵具人便對著李威衝了過來。

麵具人速度很快,一句話都冇有多說,上來就對著李威的腦袋連踢。

不過,都被李威快速擋下了。

“紫葉,給老子往死裡打這孫子。媽的,竟然一晚上連續打了我兩次,我今天晚上一定要廢了他!”

聽到許傑這樣稱呼麵具人,李威自然也聽出來她是個女人了。

“我不打女人,你還是退下讓他們來吧!”李威對著紫葉冷冷說道。

“誰打誰還不一定了!”

聽到紫葉的聲音後,李威直接就來精神了,這女人聲音非常好聽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