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戴著治安帽的男人說完,竟然對著謝婉秋的側臉摸了過去。

“拿開你的臟手,你這個混蛋!”謝婉秋惡狠狠的對著男的大罵道。

可下一秒,男人竟然對著謝婉秋側臉狠狠抽了一巴掌,響聲很大。

謝婉秋的嘴角被他抽打以後,很快便流出了血來。

“媽的,臭婊子,竟然敢罵老子,信不信老子現在就將你給辦了!”戴著治安帽的男人,惡狠狠的對著謝婉秋罵道。

李威見狀後,冷冷的看著他,說道:“從這一刻開始,你的這隻手已經不屬於你了。”

男人聽後,一臉不屑的笑了起來。

“聽到了嗎?他竟然在威脅我?老子可不是被嚇大的,你以為能打到傑少身邊的那群廢物,就很牛逼是嗎?那群廢物,在老子麵前連個屁都不算。”

說完,男人竟然又對著李威的腹部用力的打了兩拳,李威強行扛住了。

這時,男人的手機響了。

他拿起一看,是許傑打來的。

“傑少,我們正帶著他們去郊區的廢棄工廠,十五分鐘後到。”

“好,我在廢棄工廠等著你們。”

男人掛了電話後,竟然又對著李威側臉拍打了幾下,完全冇有將李威放在眼裡。

這幾個男人,是剛纔許傑的小弟差不多被李威打趴下以後,他打電話給九爺派過來幫忙的。

他們可是九爺身邊的金牌打手,和許傑身邊那些蝦米的確不是一個級彆的實力。

這幾個人,跟著九爺十多年了,打鬥經驗還是非常足的。

一路上,他們都在欺辱李威和謝婉秋,這些李威都記下了。

等到了目的地以後,他會和他們好好算清楚的。

既然許傑也過去了,那他就和他們一起算好了。

李威聽過許氏集團,前些年因為賣假藥吃死過人,後來被曝光了。

不過,冇過多久,吃假藥死的家屬就站出來澄清了,說藥本身冇有什麼問題,是人本身就有一些疾病導致的死亡。

這件事,在當時引起了不小的轟動。

不過,很快就被平息了。

原來許傑是許氏集團的三公子,難道如此欺行霸市的。

李威和謝婉秋被他們幾個帶到郊區的廢棄工廠後,便被他們強行拉下了車,帶進了廢棄工廠。

這裡很慌亂,四周長滿了樹木和雜草,黑漆漆的,什麼也看不到。

但廢棄工廠裡有光亮,應該是許傑已經在裡麵了。

被帶進廢棄工廠後,李威快速打量著四周,這裡的麵積很大,裡麵空蕩蕩的。

不過,右側還有三個門,裡麵應該是三個房間。

而許傑正翹著二郎腿,一臉冷傲的坐在椅子上,身後隻有一個戴著麵具的人。

穿著一身黑色皮衣,腳上穿著一雙黑色高靴,身材非常的勻稱。

雖然是短髮,但身材卻是凹凸有致的,李威的第一感覺就是女人!

“傑少,人給您帶過來了。”戴著治安帽的男人,一臉孫子似的對著許傑恭敬的說道。

許傑聽後,一臉不爽的站了起來,快步走到了李威的麵前,對著他的腹部猛的踹了一腳,李威配合的彎下了腰。

在這種情況下,越是表現的很硬氣,就越會被多教訓。

“孫子,現在還橫嗎?之前不是要我幫你的女人舔乾淨鞋子的嗎?現在老子要你親眼看著自己的女人,是怎麼添乾淨我吐在地上的口水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