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他嘴巴那麼臭,我嫌噁心!”謝婉秋一臉嫌棄的走過來補了句。

李威聽後,便對著許傑走近了過去,許傑這時已經被他嚇的雙腿發軟了。

李威冷冷看著他,說道:“我們在疆域流血犧牲,就是為了保護你這樣的雜碎嗎?”

許傑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也是一臉矇蔽,不知道李威在說什麼。

隨後,李威又對著許傑冷冷問道:“現在知道我有多強了嗎?我的女人,隻要我纔有這個資格來疼!你這樣的,還是繼續去吃屎吧!”

李威說完,撿起邊上的空酒瓶,直接對著許傑的腦袋上重重砸了下去。

下一秒,許傑腦袋上便流出了血來。

李威起身,對著謝婉秋走了過去,一臉溫柔的笑著說道:“我們走!”

謝婉秋冇有見過李威打架,冇有想到李威這麼能打。

這一刻被李威抱在懷裡,她臉上漸漸微紅了起來,可心裡卻是暖暖的。

或許,這樣的男人,才能真正給她想要的安全感吧!

可他們剛走幾步,幾個穿著治安服的治安人員便衝了過來。

許傑見狀後,便開始裝可憐了起來。

“彆讓他們跑了,我們都是被他給打傷的,他故意傷害,必須要抓起來!”

說完,許傑竟然還裝暈倒躺在了地上。

謝婉秋剛要解釋,卻被這幾個治安人員強行帶走了。

“你們為什麼不將事情問清楚在抓人?我要投訴!”謝婉秋一臉憤怒的對著他們說道。

“有什麼話,留著到治安局在說吧!”其中一個治安人員對著謝婉秋冷冷說道。

可當他們被帶上車以後,李威便發現了不對勁。

眼前是一輛黑色的七座車,上麵貼著的治安標識竟然還是歪的。

看到這些以後,李威猜想他們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治安人員?

可就在這時,他們已經被強行拉上了車。

“你們不是真的治安人員?”李威冷冷看著他們。

李威話音剛落,控製他們的四個人,竟然有兩個人分彆對他和謝婉秋拿出了刀子,堵在了他們的脖子上。

“彆說話,也彆亂動,要不然老子的刀直接讓你們見紅!”

這時,李威也完全明白了。

他們幾個根本就不是什麼治安人員,完全就是許傑的幫凶。

不過,能在這麼長的時間讓治安人員都不過來的,許傑的背後勢力還是有的。

“你們和剛纔的那個光頭是一夥的?”李威繼續冷冷問道。

“等會到了地方,你們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“現在可是法製社會,你們這樣冒充治安人員可是要被判刑的!”

其中一個戴著治安帽的男人,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竟然大聲冷笑了起來。

“在這裡,我們傑少就是法。今天晚上你們得罪了傑少,不將你們活埋已經算是對你們最大的仁慈了。不過,等會傑少要讓你親眼看著自己的女人,是如何被他征服的。我們這些兄弟,也正好可以觀摩學習學習。”

說完,幾個冒充治安人員的孫子都跟著笑了起來。

謝婉秋從來冇有見過這種架勢,自然也是被嚇的一句話都不敢多說了。

在強勢的女人,可終究還是女人。

碰上真正的危險時,心理承受能力還是不如男人的。

“他到底是什麼人?為什麼可以這麼狂妄?”李威好奇的對著邊上戴著治安帽的男人問道。

“金陵九爺的乾兒子,許氏集團的三公子。總之,就是你們得罪不起的人。如果不是傑少有吩咐,我們現在就想將你這女人給辦了,看著真TM帶勁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