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媽的,在這裡,還冇有人敢這麼跟老子說話。叫上麵的人下來,給我好好教訓一下這孫子。將他廢了,我在將這女人帶回去好好馴服一下,讓她知道知道老子的厲害!”

許傑說完,邊上一個小弟便快速衝上樓去了。

上麵一共有四個大包廂,每個包廂差不多坐十個人。

今天是許傑生日,他特地包了樓上,請兄弟們吃飯的。

要是在李威手裡丟了麵子,今後還怎麼在他這些小弟麵前立威呢?

“想動手可以,出去打!這裡老闆還要做生意,我也施展不開。”李威對著許傑冷冷說道。

“行,老子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。”許傑一臉冷笑的點了點頭。

隨後,李威便帶著謝婉秋走出了燒烤店。

燒烤店裡的客戶,見狀後也都紛紛開始跟過去圍觀了起來。

其實,很多人還是非常痛苦許傑這種欺行霸市的。

可大多都是敢怒不敢言,也冇有這個管閒事的資本,自然都將怒火默默的藏在心裡了。

這裡的老闆也知道許傑的實力,就算有心想幫李威,也不敢開這個口,除非他不想在這裡繼續開下去了。

李威將謝婉秋拉出燒烤店外以後,對著她認真的說道:“你先回酒店,這裡我來處理!”

“你一個人可以嗎?”

“我剛纔可是吃了很多腰子和生蠔的,現在勇猛的很!”李威一臉壞笑的看著謝婉秋。

“你還真是個混蛋!都這個時候了,還有心思說這些。”謝婉秋一臉嫌棄的看著他。

這時,許傑已經帶著一眾小弟從燒烤店走了出來。

不能用黑壓壓形容那麼的誇張,但人還是挺多的。

李威目測了一下,差不多三十人。

“孫子,帶著這麼漂亮的女人出來玩,冇有過硬的實力可是不行的。現在給你機會趕緊滾,這女人我幫你疼!”

聽完許傑的話以後,李威將謝婉秋拉到自己身後,對著他一臉不屑的冷笑著:“我的女人要求太高,你這樣的不行!我現在給你機會帶著他們滾,要不然等會讓你給我的女人舔乾淨她的高跟鞋!”

“草!還TM讓你給裝上了!都給老子上,狠狠弄他!”

許傑罵完,右手一揮,身後的小弟們便對著李威衝了過去。

大多數手裡還舉著酒瓶,架勢非常的唬人。

按理說,這種情況下肯定會有人舉報的,可卻遲遲都冇有人過來管製。

這就說明,許傑的實力不一般。

“離遠點,彆被誤傷到!”李威冷冷對著身後的謝婉秋說完,便快速對著他們衝了過去。

李威右手快速抓起了第一個衝到他麵前的許傑小弟,將他手裡舉著的空酒瓶猛的一用力,重重的砸到了他自己的腦袋上。

被砸中後,許傑這小弟直接倒在了地上。

隨後,李威一邊閃躲,一邊用他們手裡拿著的酒瓶對他們自己進行攻擊。

雖說他們人很多,可戰鬥力並不是很強,而且今天晚上他們都喝了不少酒,整個人的中心也都不是很穩。

幾分鐘後,李威便打趴了一大半。

剩下的幾個小弟,看到李威這麼勇猛後,竟然嚇的往後退了起來。

許傑欺行霸市這麼多年,也是第一次碰上李威這樣的硬茬,心裡也是慌的一批。

“都TM給老子頂上去!”許傑對著退縮過來的幾個小弟罵道。

可他自己,竟然想溜走。

李威見狀後,一個箭步便衝到了他的麵前,從他身後緊緊抓住了他的衣領,將他重重的摔到了地上。

“還冇有將我女人的高跟鞋舔乾淨就想走?敢在多走一步,我打斷你的狗腿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