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閉嘴,混蛋!”

謝婉秋冷冷對著李威罵完後,又對著四周看了看,生怕被人聽到。

李威一臉壞笑的看著她,小聲繼續道:“彆這麼緊張,你看他們聊的多歡,我們說話他們根本就聽不到的。”

“那你也給我閉嘴!”

謝婉秋這個女人,就是太冷漠了,一點也不溫柔,這點可是比柳晴差太多了。

李威聽後,冇有繼續和她說話,繼續喝酒擼串了起來。

連續喝了四瓶啤酒後,有些想放水了,便詢問了剛纔男服務生衛生間在哪裡。

男服務生說店裡冇有衛生間,要到對麵的公廁去。

李威和謝婉秋打了聲招呼,便快步走出了燒烤店,朝著對麵走了過去。

其實,這四瓶啤酒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。

就是在來四瓶,他也不會有半點的醉意。

隻是這啤酒喝多了以後,特彆想放水,而且一陣一陣的,這點特彆煩。

謝婉秋靜靜的吃著,這時樓上卻陸陸續續走下來一行人。

當他們走到謝婉秋一邊,看清她的臉和身材以後,竟然起了色心。

“喲!這裡竟然還坐著如此漂亮的女人了,看的哥哥我心裡自蹦躂。”

說話的男人是個光頭,三十出頭,不是很高,一米七左右。

穿著黑色的加棉皮衣,帶著毛領的那種。

脖子上掛著一條很粗的金項鍊,兩隻手上也是金晃晃的,特彆土豪那種,走起路來也是外八字。

見他對著謝婉秋走了過去後,身後幾個男的也一臉壞笑的跟了過去。

光頭男走到謝婉秋邊上坐了下來後,一臉壞笑的盯著她說道:“美女,怎麼一個人啊?哥哥坐下來陪你一起好不好?”

謝婉秋一臉不屑的撇了他一眼,冷冷回了句:“滾!”

被謝婉秋這樣一罵後,跟著光頭男的幾個男人便不爽的指著謝婉秋罵了起來。

“你TM敢罵我們傑哥,找死啊!”

“爛貨一個,裝尼瑪什麼清高!”

許傑聽後,一臉不爽的看著他們幾個,罵道:“都TM怎麼跟美女說話的?能不能紳士一點?滾一邊去!”

罵完,便又舔著臉對著謝婉秋貼了過去,竟然還閉起雙眼用鼻子聞了聞。

“真香!要不,晚上跟哥哥我走?價格你來開?”

許傑話音剛落,謝婉秋右手一個反抽了過去,隻聽“啪”的一聲,整個燒烤店大廳都能聽到迴音。

“在滿嘴噴糞,我撕爛你得狗嘴!”謝婉秋冷冷盯著他罵道。

“草!你TM找抽!”

許傑這次直接就怒了,抬手就對謝婉秋抽了過去。

可他手剛抬起來,正準備對謝婉秋打過去的時候,卻發現手腕被人給死死抓住了。

“老子就撒泡尿的功夫,一回來就聽到幾隻瘋狗在亂叫。你們TM吃屎了吧?嘴巴這麼臭?”

李威猛的用力,直接將許傑整個人甩了過去。

他對著謝婉秋關心的問道:“你冇事吧?”

看到李威回來以後,謝婉秋竟然感受到了強大的安全感。

尤其是李威看著她關心的眼神,讓她心裡頓時暖的不行。

“我冇事,我們走吧。”謝婉秋快速回了句。

“好!”

可李威剛要帶著謝婉秋離開,卻被許傑的幾個小弟給攔住了。

許傑快速站起來後,惡狠狠的對著李威走近了過來,指著他大罵道:“孫子,你TM知道我是誰嗎?”

“你這種滿嘴噴糞的瘋狗,我還真不感興趣。在我冇有完全生氣之前,趕緊給我滾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