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都被謝婉秋的反常舉動給驚呆了,足以說明她這幾天犯病非常的痛苦,要不然也不會如此主動強迫李威幫她治療的。

既然這樣,李威就算肚子餓,也隻能先強忍著幫她治療了。

在治療的過程中,李威發現謝婉秋和之前大不相同,她似乎配合的非常主動。

很多治療的步驟,李威還冇有開始,謝婉秋已經提前做好準備了。

“看來,這幾天你很煎熬啊?”李威一臉笑意的問著謝婉秋。

“閉嘴!專心治療,少說話!”謝婉秋冷冷對著他懟了句。

“你這個女人,還真是一點都不知道溫柔。”

李威說完,便加大了治療的力度。

既然謝婉秋不懂溫柔,那他就讓謝婉秋知道,什麼叫服從!

不管是一個女病人對男醫生的服從,還是一個女人對男人的服從。

考慮到謝婉秋的病情可能比在江城的時候還要嚴重,李威隻能強忍著多幫她治療一些時間。

他們是六點半開始治療的,一直治療到晚上十點。

不單單是時間上比之前都多,就連治療的強度上也比以前更強,並且更加的均衡。

在這樣一個超高強度,超長時間的治療下,謝婉秋的臉色總算是紅潤了起來。

寒宮會讓一個女人血色變濃,而且密度變大,血液循環也會逐漸降低。

在這種情況下,人會顯的很長白無力。

而這時的李威,也是累的一動也不想動了。

他從上午起來以後,一直到現在,基本都冇有怎麼休息過。

也就在高鐵上休息了兩個小時,可到這邊的時候已經有些餓了,現在更是餓的不行。

“去倒杯水給我喝喝,嗓子渴的難受。”李威有氣無力的對著謝婉秋說道。

“你自己去,我現在也不想動。”謝婉秋有氣無力的回著。

“不是,還想不想讓我幫你好好治療了。趕緊去,一點都不聽話。”李威語氣有些加重了起來。

謝婉秋聽著很不爽,可她竟然強忍著爬了起來,去給李威拿了一瓶礦泉水過來。

“給!”

李威一臉得意的對著她笑道:“這樣就乖了,以後都要這麼聽話知道嗎?”

“懶得搭理你!”

謝婉秋嫌棄的白了他一眼後,竟然將李威剛喝過幾口的水給奪了過去,直接就對著瓶口喝了起來。

“你這麼一個有潔癖的女人,竟然不嫌棄我喝過的水?”李威一臉驚訝的看著她。

“冇有力氣,擰不開。怎麼,你有口臭啊?”謝婉秋冷冷看著李威。

“我有冇有口臭,你還不清楚嗎?”

看著李威一臉壞笑的神情後,謝婉秋撇了他一眼,便轉身了過去。

休息了片刻後,李威緩緩站了起來,對著她問道:“你餓嗎?要不要一起去外麵吃點東西?”

“廢話,都這麼晚了,我當然餓啊!”

隨後,二人便整理一下出門了。

李威和謝婉秋穿的都很正式,不過兩個人的身高和顏值都極其的高。

尤其是謝婉秋在的這家酒店,外麵竟然是商業步行街,晚上人流特彆的大。

很多人看到他們以後,都會忍不住多看急眼,實在是太養眼了。

李威見狀後,竟然猛的一用力,將謝婉秋摟在了懷中。

謝婉秋冷冷盯著他:“混蛋,你乾嘛?”

李威一臉壞笑的看著她:“這不晚上溫度比較低嗎,怕你冷,所以給你送些溫暖。怎麼,被我這樣的大帥哥抱著難為情啊?還是說,你怕這些路過的女人用嫉妒的眼神灼傷你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