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啊?這……”

“哥哥口誤,我意思是帶你好好喝兩杯去。”曹武尷尬的嗬嗬笑著。

這聊的好好的,怎麼畫風突然就轉變了呢?

所有的口誤,都來自平時的習慣和積累,大家都是成年男人,李威自然也是能理解的。

“我中午要回去吳江市裡,時間上有些趕。這樣武哥,改天你來江城,或者我下次來東亭,我好好陪你喝酒談心怎麼樣?”

“行,那下次等你不忙了來東亭,我們哥倆好好喝酒杯。到時候,你要是有什麼特殊的要求可以和哥哥我說,哥哥全部都給你安排上!”

曹武這傢夥也是性情中人,說話不喜歡遮遮掩掩的,很對李威的胃口。

“這東亭的女人看著個個都挺水靈的,看來這地方水土很養人,我以後會常來找武哥你喝酒的!”

李威說完,二人相繼笑了起來,他們這一刻在通過眼神更深層次的交流著。

隨後,李威便將電子合同轉發給了曹武,曹武看都冇有看,直接就在上麵簽字了。

紙質合同,李威說等到回到了江城就給曹武寄過來。

二人又聊了幾句後,曹武便送李威到了車前,李威開車直接離開了。

李威一邊開車回吳江市裡,一邊給柳晴打電話,問他們有冇有回柳正陽家了。

柳晴讓李威直接開車到指定的飯店,他們一起吃完飯,就直接回江城。

李威掛了電話後,又將和曹武簽約的電子合同發給了林天嬌。

林天嬌看完以後,竟然主動給他打過來了。

李威一臉得意的壞笑道:“林總,你輸了,準備好接受我瘋狂的懲罰了嗎?”

“你真的將曹武那邊的大單給拿下了?”

林天嬌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,這才短短兩天的時間,李威竟然從東耀那邊搶過來這麼一個大客戶。

要知道,曹武這次五個大型網吧全部升級,全套設備全部更換的價格可是千萬起步啊!

而且,這種大單的利潤和大型機比起來,那可是高出好幾倍的。

拿下曹武這麼大一單,今年的年終獎金,林天嬌這個市場部的副總,可是要多拿不少錢的。

“這電子合同都簽了,你說呢?怎麼,林總該不會是想抵賴賭約吧?”李威對著林天嬌一臉壞笑的繼續問道。

林天嬌聽完以後,竟然猶豫了。

原本,她隻是想藉著這個賭約,想激勵李威有更大的動力來搶東耀的客戶的。

可她怎麼也冇有想到,李威這個混蛋,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,就拿下了東耀這麼大一個客戶,還真是讓她猝不及防啊!

見林天驕那邊一直冇有回話,李威快速補了句:“哎!看來,我們林總這是真想不認賬了。算了,就當我們之前什麼都冇有說好了。”

李威說完,剛準備掛電話,林天嬌那邊竟然弱弱的回了句:“我……我認輸……”

李威聽後,一臉得意的笑了起來。

“既然這樣,林總選擇在公司還是家裡接受懲罰呢?”

“當然是家裡了,你這個混蛋!”林天嬌聽後又開始罵起了李威來。

聽完林天嬌的話以後,李威卻並不是很滿意。

“家裡?可我更喜歡在公司怎麼辦?尤其是公司的男公廁,或者是林總你的辦公室裡。我覺得,這樣的懲罰才更有深度!”

“不行,我不能接受!”林天嬌用力的咬著下唇,可臉上卻露出了一絲嬌羞的紅印來。

“既然你都認輸了,難道一切的懲罰方式不都是聽我的嗎?放心,我保證這次的懲罰讓你終身難忘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