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曹總嚴重了,我們去找鄭校長吧!”

李威說完,便下車幫曹武開了車門,然後帶著曹武去找了鄭啟山。

剛纔在去東亭的路上,李威給鄭啟山打過了電話,鄭啟山讓他直接帶朋友過來就行了。

現在的鄭啟山,那可是李威的小迷弟。

雖然鄭啟山比李威年紀大不少,可李威的形象已經完全印在了他的腦海裡。

鄭啟山在電話裡將他辦公室的具體位置也告訴了李威,所以李威帶著曹武去鄭啟山的辦公室就好像來過一樣,並冇有那麼的陌生。

李威輕輕敲門後,鄭啟山便讓他們進去了。

“啟山哥,上午好啊!冇有打擾你吧?”李威笑著對鄭啟山說道。

“小威你過來,我手頭的事情在忙也得先放一放啊!快點過來坐,我給你們泡茶。”

看到鄭啟山對李威如此的客套,曹武更是驚訝的不行。

他之前為了兒子曹金貴上學的事情,一直找彆人約過鄭啟山好幾次,可鄭啟山都冇有出來。

冇有想到,李威一個小小的銷售主管,竟然有這麼大的麵子。

看來,是他太低估李威了。

李威帶著曹武坐下來後,鄭啟山親自給他們泡了茶。

“來,嚐嚐這茶,哥哥我托朋友從南方弄來的新茶。”

“謝謝啟山哥!”李威笑著接了過來。

“謝謝鄭校長!”曹武也禮貌的雙手接了過來。

二人品了兩口後,便都對著茶讚不絕口。

隨後,李威便對著鄭啟山介紹起了曹武來。

“啟山哥,這是我之前和你提到的朋友曹武,我武哥。”

曹武聽到李威這樣親切的介紹自己後,也是驚訝的不行,但並冇有在臉上表露出來。

“武哥,這是我啟山哥,我非常敬佩的人。正直,又責任心的好校長!”

被李威這樣一說,鄭啟山竟然還有些不太好意思了。

他做的這些,和李威在疆域守護九州比起來,似乎不值得一提了。

可每一個人,都有著他的社會責任和分工,冇有高低貴賤。

“鄭校長您好!”曹武禮貌的對著鄭啟山伸手了過去。

鄭啟山聽後,也對著曹武伸手了過去。

三人都坐下來以後,李威和他們一起閒聊了起來,並冇有直接聊曹金貴的事情。

在閒聊中,曹武知道了李威曾經參加過八年錢的疆域保衛戰,對李威也漸漸有了敬畏之意。

聊了十幾分鐘閒話後,李威便聊起了正事。

畢竟,鄭啟山也很忙,這樣一直耽誤他的時間不合適。

最後,鄭啟山將一切手續都安排好以後,要留李威和曹武一起吃飯,李威說中午要趕回去接柳晴他們,就推辭了。

還誠心的邀請鄭啟山不忙的時候到江城去玩,要和他好好把酒言歡。

離開吳江第一高中後,李威送曹武回了東亭長城網吧。

回到曹武的辦公室以後,曹武對著李威笑著說道:“李主管,今天真的是太感謝你了。對了,你現在有合同嗎?我們可以直接簽!”

“武哥,你叫我小威就行。雖說我們第一次見,但你給我一種很親切的感覺。”

“行,那我以後就叫你小威。”

李威笑了笑後,便又認真了起來。

“武哥,我不希望你因為金貴上學的事情和我簽約,我希望你真正的認可我們的產品。要不,你在好好考慮一下?”

看著李威一臉認真的表情,曹武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,道:“就從你的為人,你的產品肯定是最好的。要不,晚上留下來,哥哥帶你喝花酒去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