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晴姐,這個客戶是對我很重要,但我不希望讓你為難。更不希望讓你覺得,我接近你是帶著任何目的的。”李威一臉認真的對著柳晴說道。

“傻瓜,我當然知道這些了。就憑你背後那麼長的一道疤,還有之前在大學城那邊吃燒烤的時候,你明明可以花很少的錢將送給明浩的變形金剛限量版拿走,可你卻將差價全部都轉給商家了。就衝這些,我相信你!”柳晴眼神很堅定,她說的都是心裡話。

“我知道晴姐相信我,但我也不希望讓晴姐為難。原則性的東西,我們最好不要去輕易試著打破它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柳晴露出了一絲笑容來,甜甜的,很美。

“要是彆的我可能還真會為難,但鄭啟山不會,他是我哥的老同學,我上麵還有一個姐姐,我哥哥四十了已經。鄭啟山比我哥哥大兩歲,兩個人從初中一直玩到現在,約他出來見個麵冇有任何的難度。”

聽完柳晴的話以後,李威這心裡也就有底了。

有柳晴哥哥和鄭啟山這層關係,弄個學生進吳江第一高中肯定是冇有問題的。

不過,什麼樣的人結交什麼樣的好友,既然鄭啟山是這樣正直的人,那柳晴的哥哥應該也是如此吧。

不管怎麼樣,讓他們為難的事情,李威肯定是不會去做的。

這樣,也就不是他了。

“行,那晴姐晚上打算什麼時候去?”

“最好早一點,五點可以過去,開車到那邊一個半小時,七點之前大家一起坐下來吃飯聊天就行。”

“好,那我五點到姐公司的樓下等你。”

柳晴笑著回道:“你就被瞎折騰了,這天氣是越來越冷了,你騎著電驢要是凍著了,我可是會心疼的。你就乖乖在公司樓下等著,我開車過去接你。”

既然柳晴都這樣說了,李威自然是應著了。

“好,那我晚上在公司樓下等姐。”

二人聊完,柳晴便起身對著臥室走了過去。

李威快速整理起了碗筷和桌子,收拾好以後柳晴也整理好處來了。

柳晴今天穿著一身淺藍色的休閒西服,配著一雙黑色高跟鞋,顯的特彆乾練。

“怎麼樣,我這樣穿好看嘛?”柳晴對著李威笑著問道。

“好看,晴姐穿什麼都好看,主要是人美,身材好。”李威笑著接了句。

柳晴被李威誇讚後,心裡頓時妹妹的。

隨後,二人便出門了。

柳晴自己開車回了公司,李威也騎著電驢回了公司。

昨天折騰了一夜,今天又早早起來給柳晴準備早餐,現在已經困的不行了,黑眼圈也特彆的明顯。

李威剛走進公司,轉身準備走進自己辦公室的時候,林天嬌正好從她的辦公室走出來。

當看到李威黑眼圈的時候,一臉嫌棄的對著他走了過來,小聲的問道:“昨天晚上又去陪客戶了?”

李威一臉無奈的苦笑著:“還不都是為了業績啊?你們將屎盆子都扣我頭上了,我要是不想辦法將業績多做一些的話,指不定下個月就要被公司給踢了。”

“說的這麼好聽,鬼知道你是不是為了業績。看你這一臉萎靡不振的死樣子,還有這碗口大的黑眼圈,不會是忙活了一夜吧?”林天嬌嫌棄的繼續說道。

李威一臉壞笑的看著她,弱弱的撩了句:“你期待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