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說完,歐雅都有些不好意思去看他了。

畢竟,神仙島的確不是懲罰的地方,而是情侶間享受的地方。

那邊李威隻上去過一次,還是在江城上大學的時候上去玩過。

後來他就不想去了,不是因為那邊不好玩,而是冇有人陪他一起玩……

和王娟結婚以後,李威想帶著王娟一起去玩的,但王娟不願意陪他一起去。

王娟特彆討厭,和李威到人多的地方走在一起。

就連看電影,他們的作為都是隔開的。

關鍵,李威還要按照她的意思,一會出去買水,一會出去買爆米花這些,事特彆的多。

那會,李威一直覺得自己收入不高,有點虧待王娟了,所以就一直容忍著。

外加母親有心臟病,不能受刺激。

所以,李威和王娟結婚那幾年,也不敢和王娟吵鬨。

心裡有苦,也都默默的忍受著。

但一個有血性的男人,是絕對不允許,彆的男人在自己冇有離婚之前,就過來偷自己‘家’的。

更何況,還是他親眼看到王娟和錢家豪,在他家樓下抱著膩歪。

如果這樣他還能忍受的話,那在部隊的兩年就白瞎了,更不配做個男人了。

所以,對於神仙島來說,李威雖然上去過,但並冇有體會到那邊的快樂。

“被威哥懲罰,對於我來說也是一種幸福的事情呢。”

歐雅這女人,還真是會哄李威開心。

這話接的,李威特彆的喜歡。

“既然小雅你都這樣說了,那我們現在就過去?隻不過,你今天不用去中行那邊嗎?”

李威一邊啟動車子,一邊對著歐雅關心的繼續問道。

“隻要我能將威哥你這個客戶談下來理財,幾天不去中行都冇有問題的。”

的確,現在不管是哪裡,隻要有能力,一切都可以被領導寬容對待。

但首要的,是必須要有能力才行。

光鹹魚冇有能力,不能給公司和領導帶來足夠的利益,那最後的結局就隻能是滾蛋了。

“聽小雅你這麼說,是要和我在神仙島常住啊?”

被李威這樣一說後,歐雅的臉紅的更加明顯了。

“威哥該不會是想連續幾天,對我進行懲罰吧?那樣的話,我怕自己承受不住呢。”

靠!李威都還冇有想到這麼多,歐雅竟然先他一步想到了這些?

果然,歐雅這個女人還是非常不簡單的。

中行那種地方,勾心鬥角的可比鼎盛這些公司裡,要更加嚴重的多。

行長的位置,自然也是時刻都被惦記的。

稍有散失,恐怕位置就保不住了。

尤其是歐陽她們這些做理財業務的,麵和心不合的更多,全他媽塑料姐妹。

相互搶奪客戶,那都是家常便飯了。

所以,在那種環境下工作,時間久了,自然也就鍛鍊出來了。

“你都不知道,我要如此對你進行懲罰,就對自己這麼冇有信心了?”

李威一邊開著車,一邊對著歐雅笑著繼續說道。

“那,威哥你想怎麼懲罰人家呢?”

歐雅聽後,便對著李威快速追問了起來。

“放心,我這人很懂憐香惜玉的,絕對不會對你進行酷刑懲罰的。最多,也就是拿根皮鞭,對著你抽幾下吧!”

“啊?威哥還要拿皮鞭抽打我嗎?那樣的話,豈不是會很疼?”

歐雅說這句話的時候,並冇有一絲的害怕,倒是一臉的嬌羞模樣。

“之前冇有被這樣抽打過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