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歐雅聽完李威的話後,便覺得他說的非常有道理。

的確,剛纔是自己太草率了,不應該拿狗來和王保國做對比,因為他根本不配!

李威一邊盯著王保國操作,一邊對著他冷冷說道:“最好彆和我玩花樣!隻要讓我看到不對勁了,我這手裡的彈簧刀可就戳過去了。”

被李威這樣冷冷威脅,王保國嚇的全身一哆嗦,哪裡還敢在李威麵前玩心眼啊!

他心裡很清楚,李威絕對是個惡魔。

反正,他這一刻是真的慫了。

差不多持續了半個小時,王保國一共借了差不多三十萬。

“爺,我能借到的隻有這麼多了,還有很多我都冇有資格借。”

王保國一邊孫子的,將自己卡裡借到的總餘額,用手機對著李威伸了過去。

李威看了看後,便對著他冷冷回了句:“給小萌轉過去吧!另外,附上一句:還給小萌的本金和利息!”

歐雅雖說是做理財的,但那也是在銀行上班,這些她還是很懂的。

她覺得,李威這男人非常的細心。

王保國按照李威說的,將這些錢用不同的打款方式,全部都轉給了小萌了。

小萌收到錢以後,便對著李威弱弱的說道:“威哥,我錢都收到了。”

李威聽後,便對著她點了點頭。

隨後,又對著王保國冷冷看了過去。

“我和你無冤無仇,現在可以讓你離開。隻不過,小萌能不能原諒你,那就另當彆論了。”

李威對著王保國冷冷說完,王保國便對著小萌爬了過去,哀求道:“小萌,看在我們之間的情分上,就放我走吧。”

“小萌,這個混蛋是怎麼欺負你的,現在全部都打回來!”歐雅在一旁對著小萌怒氣的說道。

小萌這個女人,性格就是太軟弱了。

如果換成歐雅的話,就算她玩不過王保國,也不會任由王保國這樣欺辱她的。

更何況,現在還有李威在幫她,膽子應該大一些纔是。

小萌聽完歐雅的話後,又對著李威看了看,便對著王保國狠狠抽了幾耳光。

還彆說,這女人看著弱小,力氣倒是挺大的。

王保國被她這樣狠狠扇著耳光,整個客廳都迴盪著手掌和側臉的撞擊聲。

“混蛋,你不是人,你就是個畜生……”

小萌一邊狠狠抽打王保國,一邊對著他怒氣的罵著,眼睛漸漸都泛紅了。

這一刻,她總算見這三年被王保國欺辱,壓印在內心的委屈全部都發泄出來了。

“小萌,你這樣抽打他,最後容易傷了自己的手腕。要我說,直接將他割掉算了!”李威對著小萌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聽李威這樣一說,王保國直接就懵逼了。

一切都按照李威說的去做了,他竟然還讓小萌將自己給割了?

“爺,我可都按照你的意思做了。小萌的錢,我也都全部都轉給她了。你可不能出爾反爾啊!”

李威低著頭繼續看著王保國,冷冷回了句:“和你這種雜碎,還有信譽可言嗎?”

被李威這樣一說,王保國便怒了。

“草!你他媽敢耍老子,老子今天和你憑了!”

王保國惡狠狠的罵完,便要起身和李威拚命。

可他還冇有站起來,就被李威一腳給踹的躺在了地上。

隨後,李威快步走到了他被戳傷的右手邊,猛的用力踩了下去,王保國痛苦的叫聲比剛纔還要大好幾倍。

“你這幾年一直欺負小萌的時候,有想過她的感受嗎?像你這種雜碎,真他媽給我們男人丟臉!”

李威一邊罵著,一邊用力的踩著他被戳傷的右手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