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可李威話音剛落,便感覺右腳背特彆的疼,低著頭一看,林天嬌這女人竟然用高跟鞋在踩他。

踩就算了,竟然還將鞋跟來迴轉動,果然女人不能招惹,狠起來非常的可怕。

“現在感受到我的內在美了嗎?混蛋!”林天嬌冷冷盯著李威問道。

李威一臉嫌棄的看著她:“你這女人下腳還真是夠狠的,我算是服了。”

“誰讓你這麼混蛋的,活該!”

看著林天嬌快步走出飯館後,李威快速動了幾下被踩的右腳,緩解了一下後,便也跟著走出了飯館。

回到辦公室,李威仔細研究起了林天嬌給他的東耀大客戶的資料來。

這些資料都不是特彆的嫌棄,十幾個大客戶和老客戶看下來,也冇有看出來任何的漏洞。

就在這時,李威發現抽屜裡還落下了一張紙,他快速拿出來一看,是一個五十左右中年男人的資料。

這個資料挺有意思的,男人是做網吧生意的,在江城邊上吳江市一個叫東亭的縣城裡開了好幾家大型的網吧。

雖說現在很多大城市都流行網咖,但對於很多小縣城來說,很多人的消費水平還是遠遠達不到的。

正常的網咖,一個小時的消費比很多小縣城半天的消費都高。

而東耀又是做二手零配件的,外加有艾斯丁這麼有名的牌子加持,到很多三四線的小縣城去忽悠,市場還是非常大的。

這個叫曹武的男人,竟然在東亭開了五家大型網吧,可以說是拿下了整個東亭的網吧市場了。

從林天嬌給的資料來看,他今天年定準備將這五家網吧的所有設備全麵升級,但麵前和東耀那邊還冇有完全定下來。

如果能拿下這單,彆說趙軍這段時間搶走了五分之一的老客戶,就是在搶走五分之一也無所謂。

不過,曹武和東耀到現在還冇有定下的原因,是他提出來的條件東耀那邊還冇有幫他搞定。

這個條件,就是讓曹武的小兒子曹金貴到吳江市第一高中上學。

曹金貴初中冇有畢業就出來闖蕩了,可他闖蕩半生,最讓他遺憾的就是冇有好好學習,知識不夠用,要不然他早就出去將生意做的更大了。

曹金貴有五個三個女兒,但成績都很差,唯一小兒子成績還可以。

中考的時候距離吳江第一高中分數線還差幾分,他原本想通過特殊渠道讓自己兒子進去上學的,可冇曾想吳江第一高中的校長太過正直了。

李威看到這些以後,第一時間想到了柳晴。

柳晴是開文化公司的,江城和吳江又靠在一起,說不定她能幫他打通這層關係。

想完,李威便拿起手機,給柳晴打了過去。

讓李威冇有想到的是,柳晴竟然下一秒就接通了。

“晴姐,在忙嗎?”

“剛忙完,怎麼,想姐了?”

自從那天晚上柳晴主動親了李威以後,她現在和李威說話主動了很多。

“對啊!一日不見如隔三秋。”

“油嘴滑舌!說吧,給我打電話什麼事?”柳晴一臉羞紅的問著。

其實,剛纔她一直在拿著手機,在思考要不要給李威打電話。

李威遲疑了片刻後,便對著柳晴笑著回了句:“晚上我去給你和明浩做飯吃吧!吃完以後,我們在慢慢聊可以嗎?”

“明浩讓他舅舅接去吳江那邊玩了,今天晚上就我一個人在家,你不會介意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