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被李威這樣壞壞的一撩,歐雅竟然一臉羞愧的躲進了被窩裡。

畢竟,她知道李威剛纔說的忍忍是什麼意思。

果然,李威這傢夥絕對是個老司機。

女人在他麵前,基本上都像皇帝的新裝一樣,毫無遮擋。

見狀後,李威便露出了一臉得意的神情,快速穿起了鞋子。

在緩緩將臥室的門打開,對著客廳沙發那邊看了過去。

這時,隻見一個穿的人模狗樣的年輕男人,短髮,脖頸處好像還有紋身,對著小萌一臉得意的笑著走了過去。

“歐雅那個臭娘們,怎麼突然這麼好心,想著借錢給我了?”

男人一邊說著,一邊走到小萌邊上坐了下來。

“雅姐她……她隻是不想看著你繼續打我了……”

看的出來,小萌也是一個不會說謊的女人。

不過,她這句話說的倒也挺對的。

歐雅作為她的好姐妹,借錢給小萌,讓她交給這個混蛋,唯一的理由,自然就是不想讓這個混蛋繼續打她了吧。

“隻要你乖乖聽話,我怎麼會捨得打你呢?現在臉還疼嗎?”

男人對著小萌側臉的淤青,一臉關心的問道。

小萌卻不高興的將他的手給打開了,明顯不想讓他碰自己。

男人見狀後,本想罵小萌的,可想到小萌這邊還有不少現金後,便強行忍住了。

“現金在哪裡?我現在還有事情要過去處理一下,趕緊拿給我吧!”

男人快速起身,對著小萌冷冷問道。

“在……在雅姐的臥室裡……”

當小萌指著歐雅的臥室,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李威頓時也有些懵逼了。

因為,這些可不是他們剛纔計劃好的。

剛纔,他們的計劃,是李威直接衝到客廳,將這個混蛋給強行控製住了。

可冇有想到,小萌竟然突然改變了計劃。

不過,這樣也好,等這個混蛋來到歐雅的臥室,李威正好可以上手辦了他。

原本,這也是一個不錯的計劃。

但萬萬冇有想到的是,當男人聽完小萌的話後,竟然眉頭微皺的對著她繼續問了起來。

“歐雅那個臭娘們,該不會在臥室裡吧?”

這個時候,男人便漸漸開始動腦子思考了起來。

以他對歐雅的瞭解,歐雅肯定是不願意借錢給他的。

更何況,他剛逼迫小萌從借款軟件上,又借了十萬塊錢。

這些要是被歐雅知道,不直接報警抓他就萬幸了,怎麼可能還會在給他拿十萬現金呢?

更何況,她家裡為什麼要放十萬塊的現金呢?

之前歐雅的臥室,自己都是上鎖的,就是防止他進去亂翻東西。

“雅姐她不在家裡,不過臥室的門幫我打開了。她說了,你要是拿著這些錢以後,還敢繼續欺負我的話,她就報警抓你。我也想好了,你要是再敢欺負我的話,我就和你魚死網破!”

小萌為了不讓男人起疑,便對著他惡狠狠的繼續說了起來。

男人聽後,冷冷笑了起來:“看你這副逼樣,還想和老子魚死網破,你也配?趕緊去歐雅那臭娘們的臥室,將那十萬塊包裝好拿給我,我這還有正經事要忙了。”

冇有想到,這個混蛋竟然讓小萌進歐雅的臥室拿錢。

小萌聽後,便緩緩站了起來,假裝對著歐雅的臥室走了過去。

男人見狀後,便一臉得意的彎下腰,拿起了茶幾上的開心果,一邊哼著小曲,一邊撥開吃了起來。

就在這時,小萌突然轉身,對著男人身後衝了過去,雙手緊緊將他給抱住了。

“威哥,我抱住他了,你快點出來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