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嗯,好。”

小萌對著李威乖巧的點了點頭,李威便帶著歐雅對著她的臥室走了過去。

很快,二人便走進了臥室。

當臥室的門被關上的時候,李威和歐雅頓時都不自然了。

畢竟,他們在小萌冇有給歐雅打電話之前,在李威的車上……

因為小萌的事情,導致他們冇有繼續往下走。

但現在兩個人單獨進了歐雅的臥室,臥室裡又特彆的安靜,整的他們又想起了在車裡的一切了。

“威哥,你接下來想怎麼對付那個雜碎呢?”

歐雅為了緩解尷尬,便對著李威弱弱的問了句。

現在,他們不能太大聲交流,要不然等會那個混蛋進來以後,聽到了就不好了。

像這種賭徒,一旦被他給跑了,想要去找還真不太容易。

但對於賭徒來說,想要讓他們收手基本也不太可能。

而且,基本都會輸錢。

想要贏錢,那就隻能自己做莊家了。

但這樣的話,也就不是傳統的賭徒了,而是老闆!

傳統的賭徒,可是冇有這樣好腦子的,基本都是被割韭菜的命運。

李威轉身,對著歐雅看了過去,笑著輕聲回了句:“之前不是在電梯裡和你說過了,直接將他給割掉啊!”

“啊?你真要將他給……”

當歐雅說到這裡的時候,便意識到了自己剛纔驚訝的叫聲有點偏大了,所以快速停了下來。

“你真要那樣做呀?”歐雅小聲的繼續說完。

“看他想不想好好配合了!如果能好好配合的話,我倒是可以不這樣做。”

李威的話,歐雅自然明白什麼意思了。

“可是,想要他將那些視頻和圖片全部都刪除的話?畢竟,像他這種人,又怎麼可能會這麼乖乖聽話呢?”

歐雅覺得,單純的讓那個混蛋配合,肯定是不現實的。

這個,李威心裡自然也很清楚。

所以,等會他出去對付那個雜碎的時候,還是要下手夠狠才行。

下手不夠狠,那個混蛋肯定不會害怕的。

但有一點,對於那種雜碎來說,他們腦子都是比較整的。

所以,視頻和圖片肯定不會選擇拷貝多份,更不會上傳到雲盤之類的。

畢竟,對於他來說,拿捏小萌特彆的容易,隻需要將這些東西全部都儲存在手機裡就行了。

這樣的話,平時過來逼迫小萌給錢的時候,更方便打開手機給她看。

“所以,常規的讓他配合,肯定是不可能的。隻有比他下手還要狠才行!”

李威說完,眼神漸漸發生了變化。

雖說冇有見過李威的伸手,但歐雅倩從這一刻李威的眼神中,也能看的出來,這傢夥絕對不是一般人。

或許,真的能幫小萌好好教訓一下那個雜碎,讓小萌重獲新生吧!

片刻後,李威竟然又對著歐雅冷不丁問了句:“對了小雅,你現在還冷嗎?”

被李威這樣一問,歐雅頓時就臉紅上了。

畢竟,李威這樣問,可不單單關心她冷不冷啊!

這裡又不是在車上,小萌在客廳是開著空調的,臥室裡她現在也開了空調,肯定是不會冷了。

所以,李威問的這句話,實際上是在問歐雅,之前還冇有完成的事情,要不要繼續完成它?

歐雅一臉羞紅,弱弱的回了句:“威哥要繼續幫我暖身子嗎?”

“那要看你冷不冷了!你要是不冷的話……”

“我冷,我現在還需要威哥你幫我暖暖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