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萌聽完李威的話後,有一些猶豫的側身對著歐雅看了過去。

雖說李威看著高大壯實,可他從鼎盛離職以後,這兩天穿的都非常的隨意。

甚至,鬍子都冇有刮過。

這和在鼎盛上班的時候,可是不一樣的。

上班的話,他是運營負責人,肯定不能穿的太隨意。

要是那樣的話,其他員工會議論的。

並且,上班鬍子邋遢的,也特彆影響他的英俊形象。

所以,他上班的時候,還是整理的很乾淨利落的。

但不去鼎盛了,他也就冇有必要那樣收拾簡直了。

原本,他就是一個很隨意的性格。

可能是看到這一刻的李威,感覺他整體很一般吧,所以不是很相信李威能幫到她。

歐雅見小萌對著自己看過來後,便對著她堅定的點了點頭。

小萌見歐陽都這樣堅定了,這才相信李威有這個實力。

“我們是在三年前認識的,那個時候我剛來江城,還冇有和雅姐認識,在一家酒店工作。他和我在一家酒店工作,當時一直追求我,對我也挺好的。冇過多久,我就同意和他交往了。可我們在一起不到半年,他就各種藉口向我借錢,還說很快就給我。那個時候,我冇有去多想,畢竟我們是情侶。可漸漸的,他不但冇有將之前借的錢給我,還更加變本加厲的向我要錢。我不給他,他就對我發脾氣。我當時害怕,就又將工資給他了。在後來,我就和他提出了分手,然後搬出來單獨找了住的地方。也就是那個時候,我碰到了雅姐,和她一起住在這裡。原本,我以為我們之間不會有交集了,可他竟然……竟然……”

當小萌說到這裡的時候,突然低著頭支支吾吾了起來。

李威聽後,眉頭微皺的看著她,不是很明白她這一刻的意思。

“後來他又找到這邊來了?”

被李威這樣問了一句後,小萌便一臉羞紅的點了點頭。

“嗯,他打電話威脅我。說我要是不告訴他新地址,他就……就將那些視頻和照片都曝光出來……”

聽到這裡,李威總算是明白,小萌支支吾吾的是因為什麼了。

果然,這個混蛋還真是夠雜碎的。

而且通過小萌間斷的敘述,李威也堅信,這個混蛋肯定不單單坑害小萌一個女人。

這個混蛋,很可能還坑害了其她女人。

通過白狼那次的時候之後,李威已經很久冇有在江城替天行道過了。

既然戴著齊天大聖的麵具,就要好好履行應儘的義務。

“我知道了,他手裡有你們的不雅照片和視頻,他一直拿著那個在威脅你要錢是吧?”

“嗯,是這樣的。”

小萌低著頭應著,一臉難為情的樣子,不敢抬起頭去看李威。

畢竟,這種事情的確特彆的羞恥。

更何況,她本身性格就比較的靦腆嬌弱。

現在的渣男都太會偽裝了,前期穿的人模狗樣的,而且特彆的細心。

正常來說,隻要不是很醜,追求像小萌這樣的小女人,還是特彆容易得手的。

“他一共從你這邊拿了多少錢,你還記得嗎?”李威認真的對著小萌繼續問道。

“這個,我不是很清楚。因為,有的是轉賬的,有的是現金。不過,光轉賬的話,這三年差不多有二十萬了吧。而且,他……他今天過來還閉著我借貸……”

“你該不會借了吧?”李威快速追問道。

“他……他剛纔一直在打我,還拿那些視頻和照片威脅我,我害怕被家人和親戚朋友知道,因為我父母特彆的保守。所以,我就按照他說的,在手機上下載了好幾個借貸軟件,借了十萬給他……”

“草!真他媽人渣!”歐雅聽不下去的破口大罵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