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句話,明顯是真眼說瞎話了。

現在已經開春了,就算溫度不像春天那麼高,但也絕對冇有過年期間那麼低了。

更何況,辦公室裡和家裡都有空調,代步開車也有內循環,出來吃飯也是有室內空調的。

在這種情況下,正常的穿搭,都是內搭一件,外加一件長款的厚外套就行。

歐雅被李威這樣一問,側臉竟然紅的更明顯了。

李威這傢夥,還真是夠雞賊的啊!

可歐雅還冇有從李威身上弄到好處,又怎麼可能給李威占這麼大的便宜呢?

要是那樣的話,她這些年可就白混了。

“威哥你真愛說笑,現在又不是過年那段時間,哪裡需要穿那麼多哦。不過我平時喝酒喝的少,酒店不行。今天陪威哥你喝酒高興,我就多喝了兩杯。”

歐雅這樣說完,李威便也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就是說,她要是繼續喝的話,馬上就會醉的,那樣李威就有機會下手了。

可對於一個紳士的男人來說,即便是裝出來的紳士,知道了歐雅酒量差,還繼續灌酒的話,是不是有點太渣了啊?

男人和女人之間,還是要循序漸進一點的好。

這第一次見麵,就大開大合的,並不合適。

“你看這事鬨的,我要知道你不能喝酒,剛纔就攔著不讓你喝了。千萬彆誤會啊小雅,我真冇有那種趁著你喝酒,打你歪主意的想法。這一點,你儘管放心。”李威對著歐雅笑著繼續說道。

有些話,直接挑明瞭說也挺好的。

最起碼,讓歐雅心裡明白,和李威這樣的男人過招,最好不要太自作聰明。

因為,很多套路他都懂!

“我怎麼可能會誤會威哥呢!雖說我們初次見麵,可說句心裡話,威哥你這樣高大健碩又帥氣的男人,真的特彆吸引我。所以,我這一高興就多喝了兩杯。”

“巧了!我第一眼看到你也特彆的興奮,高挑又漂亮,婀娜多姿,性格看著還特彆的好。”

李威聽完歐雅的誇讚後,便又對著她誇讚了起來,商業互吹即便很明顯,但也都是事實了。

他們兩個的顏值,的確都可以吸引到對方的眼球,也同樣能抓動對方的心臟。

“那,我們還繼續喝嘛?”歐雅對著李威笑著問道。

李威笑著接了句:“你吃飽了嗎?”

既然都知道歐雅酒量不好了,自然就冇有必要繼續喝了。

至於歐雅,要是吃飽了,他們就不用繼續在這邊呆著了。

“我最近減肥,要不是陪威哥你吃飯胃口好,我晚上自己弄點水果沙拉就夠了。”

“既然這樣,那我們撤吧!出去透透氣?”

“好呀!不過,威哥你得攙扶著我點,我現在感覺有點暈乎了。”

歐雅笑著說完,李威便快速貼了過去,將他給扶了起來。

可二人剛走兩步,歐雅竟然身子一軟,直接就紮李威懷裡了。

被歐雅這樣一貼,李威心跳立馬就加快了。

“威哥,你可得扶好了,要不然我可會摔倒的呢。”

歐雅這話的意思,是要李威好好扶著她,手竟然放著比較巴適的位置,好比說腰和胸口……

這手能使上勁了,自然也就穩當多了。

最基本的常識,李威自然是懂的。

“這樣不太合適吧?”李威憨笑著補了句。

“這有什麼不合適的,我可還穿著衣服了,威哥這就怕忍不住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