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完李威這番話以後,歐雅這才反應過來,原來李威在這裡等著誇她了。

果然,高手之間的對話還是非常有深度的。

如果單純的誇讚,似乎顯的太過刻意了。

被李威這樣一誇後,歐雅便笑的更加開心了。

她心裡也很清楚,今天碰上高手了。

李威這個男人,單從段位上來看,絕對比她高。

“能攻破威哥你這樣一個優秀男人的防禦,對於我來說,可是特彆值得驕傲的啊!”

歐雅說完,包廂外便響起了敲門聲。

隨後,男服務員便開始上菜了。

“剛纔聽威哥說餓了,我就擅自做主提前點了菜,也不知道威哥你喜不喜歡吃。”

這個時候,歐雅倩不能再給李威遞菜單了。

一是有服務員在,李威要是接過菜單就顯的他很呆了。

二是菜李威還冇有吃,自然也不確定好不好吃了。

要是就這樣接過菜單點菜,就顯的他太不近人情了。

最後,這種飯局真正的目的並非是吃飯。

所以,好不好吃並冇有那麼的重要。

“小雅點的菜,我當然愛吃了。即便是自己喜歡吃的菜,經常吃也會膩的。”

李威對著歐雅看了過去,笑著接了句。

這句話,歐雅自然是能聽出李威言外之意的。

明著說的是菜,但實際上品的是女人。

在彆人眼裡是嬌氣,可對於每天都麵對的男人來說,自然也是有膩的時候。

所以,李威想換換口味。

“那,威哥等會多吃點。”歐雅笑著接了句。

其實,這句話說明,歐雅已經默認了。

隻要他們能達成一致,一切都好說。

“二位,菜全部都上齊了,請慢用。”男服務員對著他們笑著說道。

“謝謝!”

李威和歐雅一前一後,對著男服務員說了謝謝。

從這點能看出來,他們本質上屬於一類人。

很多習慣的養成,並非是為了刻意的去迎合環境。

尤其是用餐的很多細節,基本都是由內而生的。

看著男服務員走出包廂後,歐雅便端起了剛倒的一杯紅酒,對著李威笑著說道:“威哥,我敬你一杯,感謝你給我這個請客的機會。”

李威聽後,便對著她笑著問道:“你確定要喝酒嗎?”

對於職場中人來說,尤其是女人,分為被動和主動。

因為剛纔李威並不確定,歐雅敬他這杯酒,到底是官方的被動,還是內心的主動。

所以,他刻意問了她一句。

如果這個時候,歐雅還是繼續要喝的話,那就說明她是主動的。

主動喝酒和被動敬酒的最大區彆,一個隻是為了業績,問了單純的應酬。

而另外一個,隻是跳出了單純的應酬和業績,可以看成是某種交易,以及長期的一種交友……

“第一次請威哥吃飯,我當然要敬你兩杯了。要不然,威哥該說我冇有誠意了。”

既然歐雅都這樣說了,李威自然也不能繼續多說了。

再多說,就顯的太不男人了。

“乾了!”

李威笑著端起酒杯,對著歐雅碰了一下,便一口乾掉了。

歐雅也特彆的豪爽,一口直接喝完了。

“威哥,嚐嚐看,這些菜合不合你的口味。”歐雅對著李威笑著說道。

李威聽後,快速對著餐桌上的菜看了過去。

“合不合口味先不論,光是這幾道大補的菜,我感覺今天晚上要些孤枕難眠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