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後,李威便知道怎麼回事了。

他這段時間,從外麵打進九州中行的流水越來越多,引起銀行的關注也非常的正常。

隻不過,李威通過小北賺的那些錢,並不是走的九州中行,還是九州商行。

要不然,九州中行這邊肯定早就找他理財了吧。

畢竟,一百億的流入資金,江城這邊的九州商行總行長,可都是要親自給他打電話的。

當然了,李威之前也的確接到過江城這邊,九州商行總行長的電話了。

並且,他們還重新談好了利率。

對於九州的幾大行來說,存款超過一千萬以後,就可以和那邊進行利率的一個洽談了。

對於那些中小型的銀行來說,存款超過一百萬,就可以進行利率重定了。

更何況,李威之前直接就轉入了一百億。

對於他這樣的頂級客戶來說,和銀行之間已經不是存儲的關係了,而是某種程度上的合作關係,互利共贏!

“怎麼聊呢?”李威眉頭微皺的問道。

其實,對於這些套路李威都非常的清楚。

說的好聽點是理財,其實就是通過銀行的一些所謂整個流程,將個人的資金套住了而已。

而且,通過理財賺取的都是小錢,對於現在的李威來說,也冇有什麼價值了。

不過,既然九州中行那邊打來電話,聽聲音還是個年輕的小姐姐,也不能直接就掛斷了。

這樣,就顯的他太不紳士了。

“我加您好友可以嘛?現在也快到飯點了,您如果方便的話,我晚上請您吃個飯。”

果然夠直接的!

李威聽後,便笑著接了句:“你就不怕我是一個不安分的男人?畢竟,晚上對男人來說容易躁動不安!”

銀行理財專區那邊,是獨立的聯絡空間,所以她們並不擔心,和客戶之間有話語上的不規範。

相反,現在隻有能搞定大客戶,將大客戶手裡存儲的大額度資金套牢,那就是行裡的大功臣了。

所以,對於他們來說,也算是一種默認的潛規則了吧。

被李威這樣一說後,理財顧問小姐姐竟然樂嗬的笑了起來。

“您真幽默!既然您這樣說,那就是同意晚上一起吃飯咯?”

“正好我也餓了,地點你定吧!直接加我這個號就行,通過以後發我定位,見麵聊!”

李威也是一個很直接的男人,不喜歡說一大堆羅裡吧嗦的廢話。

“嗯,那等會見麵聊。”

掛了電話後,李威便快步走出了大廈。

剛上車,通過的銀行小姐姐便給他發了定位。

李威看了看定位,竟然是一家中餐廳?

最讓他驚訝的是,還開了包廂。

果然,帶著目的性的做業績,效率似乎會高出很多。

這一點,倒是挺像沈夢溪的。

隻可惜,李威還不知道這小姐姐到底是不是聲控了。

萬一隻是聲音聽著年輕舒服,實際上年紀又大又不好看,那他自然也就冇有什麼興趣了。

畢竟,他現在很挑食!

既然想從他身上撈到好處,自然是要達到他認定的標準了。

要不然,也就冇有繼續交易的意義了。

李威按照導航快速開了過去,二十分鐘後,便來到了小姐姐選好的餐廳了。

不算太高檔,但也還可以,中規中矩吧!

很快,李威便在男服務員的帶領下,來到了指定的包廂外。

輕輕敲了敲門後,小姐姐便過來開門了。

下一秒,李威整個人便來精神了。

果然,這女人還是有和他交易的資本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