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說什麼?肖澤凱這個雜碎,我現在就去閹割了他!”

李威聽完沈夢溪的話後,氣的直接急刹車了。

還好後麵車跟著不是很近,要不然直接就追尾了。

當然了,被後車司機罵幾句是跑不掉了。

“威哥,你先彆激動。我覺得,你先給欣怡打個電話,詢問下具體情況最好。”

沈夢溪聽完李威的話後,也是一臉的緊張。

就李威這脾氣,真要衝過來將肖澤凱給廢掉了,那可是故意傷人啊!

肖澤凱要是追究責任的話,他可是要坐牢的。

要真走到了那一步,李威還怎麼帶著她們,一起在他的新公司大展宏圖啊!

所以,沈夢溪最後還是勸住了李威,讓他先和王欣怡好好溝通一下。

畢竟,這些都隻是她的猜想,並不是聽王欣怡親口說的。

萬一猜想是錯的,王欣怡並不是被肖澤凱欺負了,隻是單純的忙碌到現在熱的呢?

那李威氣沖沖的跑來這裡,直接去找肖澤凱算賬可就尷尬了。

弄不好,譚輝那邊一生氣,在找李威麻煩,那樣李威就非常被動了。

“行,我知道了。肖澤凱那孫子冇有為難你吧?”

李威快速調整好狀態,繼續開車對著鼎盛那邊過去了。

車速不是很快,而且是在中間車道行駛的,並冇有影響到後麵超車。

“冇有的,謝謝威哥關心啦。對了威哥,你這兩天在忙什麼呢?”

“怎麼,想找我考覈啊?”李威一臉壞笑的接了句。

“討厭啦威哥,明知故問。”沈夢溪一臉羞紅的繼續嬌羞道。

“那我現在去你辦公室,好好考覈你一下?”

被李威這樣一說,沈夢溪立馬就激動了。

“現在就過來嘛?”沈夢溪一臉羞紅的繼續問道。

“怎麼,不方便啊?”

“冇有啦!我這邊除了威哥來,彆的男人我可不接待的。”

這話說的,不知道的還以為她那邊是……

“行,那就先這樣。我給欣怡打個電話,詢問一下具體情況。等會聊!”

“嗯,威哥再見。”

李威和沈夢溪說完,便快速掛斷了電話。

隨後,又第一時間給王欣怡打了過去。

而這時,王欣怡剛坐下來吃飯。

見是李威打來的電話後,她便也猜到了,應該是沈夢溪見她情況不對勁,所以告訴李威了。

想了半秒後,王欣怡便快速接通了。

“威哥,下午好呀。是不是想我啦?”

王欣怡怕李威擔心,所以接電話以後,是笑著和他說話的。

“欣怡,你在哪裡了現在?”李威關心的問道。

“我在公司樓下吃飯呢!威哥你吃了嘛?”

“你怎麼這個點才吃飯的啊?是不是肖澤凱那個孫子,讓你中午一直忙著幫他搬東西,所以纔到現在?”

王欣怡衝李威的語氣中聽的出來,李威這一刻很生氣。

如果王欣怡順著李威的意思來接話,李威真的會現在就衝過來教訓肖澤凱的。

到時候,很可能會給李威帶來不必要的麻煩。

她雖說年紀不大,可跟著李威當私人助理也有一段時間了,還是學到一些東西的。

更何況,肖澤凱隻是抓著她的胳膊,讓她考慮跟著他做事,並冇有強行欺負她。

所以,她現在不能讓李威衝動。

“冇有啦!我就是想做完以後在下來吃飯,這樣下午就不用在繼續做那些了。威哥不用擔心我,我跟著你可是學到很多呢。哪裡那麼容易被欺負喲!”

“這個倒是!畢竟,我教會你的五行拳,那可是獨一份的秘術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