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上手品?”

上官小月聽完李威的話後,一臉驚訝的繼續盯著他。

“當然!紙張到底是不是上層,完全逃不過大師的雙手。很多時候,不用眼睛開都行。”

李威這傢夥,一本正經的對著上官小月說著這些。

“吹牛了吧?”

很明顯,上官小月感覺李威在忽悠他。

隻不過,李威這傢夥說的倒還有點到底,整的上官小月還挺上頭的。

“這話說的,我這人可不太愛吹牛。”

就在這時,包廂外響起了敲門聲。

“請進!”李威對著包廂外笑著叫道。

很快,包廂的門便被輕輕推開了。

從外麵走進來一個年輕的男服務員,便開始給他們上菜了。

很快,他們的半價海鮮大套餐就都上齊了。

“您二位的套餐全部都上齊了,請慢用!”年輕的男服務員對著李威和上官小月笑著說道。

“好的,謝謝!”李威禮貌的笑著點了點頭。

看著年輕的男服務員走出包廂,李威便帶著上官小月吃了起來。

上官小月也挺猛的,一上來就拿起一個蒜香烤鮑魚,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。

現在都快到一點了,他們肯定也非常餓了。

二人冇有繼續說話,快速吃了起來。

吃到一半的時候,李威便對著上官小月笑著問道:“這些夠不夠?不夠的話,我在叫服務員上來加點。”

上官小月一邊吃著,一邊對著他快速搖頭。

“不用,還有很多了,我們能吃完就不錯了。臭大叔,彆賺到錢就浪費啊!”

被上官小月這樣一說,李威便樂嗬嗬的笑了起來。

“我這人最討厭浪費了,這種事情絕對不會發生在我身上的。”

李威笑著接了句後,便繼續吃了起來。

二人吃飽喝足以後,便都靠著椅子休息了起來。

上官小月時不時的打著隔,聽的李威在一旁直樂嗬。

“臭大叔,不許笑!”

被上官小月這樣死死盯著,李威快速擺手道:“不笑了不笑了……”

休息了片刻後,李威看了看時間,已經下午兩點了。

“小月,你下午幾點有課?現在都兩點了,要不我先送你回學校吧!”

上官小月還在上學,而且現在還不是週末,考慮到她下午遊客,李威自然就冇有喝酒。

更何況,大白天的,他要是喝酒了,開車也不方便。

雖說從鼎盛離職了,可星火那邊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。

就算他現在推到幕後了,但很多決策還是要他點頭才行的。

所以,就算要和上官小月喝酒,也是等到空閒的事情吧。

“我下午三點有課,還早著了,急什麼啊?”

“我當然不急了,又不是我去上課。這不是怕耽誤你上課嗎!萬一你要是因為這一節課,導致某個知識點冇有學習到,最後期中考試的時候掛科了,那我豈不是成罪人了。”李威樂嗬的笑著說道。

“呸呸呸!閉上你的烏鴉嘴吧臭大叔,我成績好的很,不可能掛科的好吧。”

聽完上官小月的話後,李威便繼續樂嗬的笑著。

“喲!看不出來,上官女神還是學霸啊!”

“那當然了,我本小姐美貌和智慧並存的好吧。”

上官小月這個小女人,誇她兩句還來勁了。

“行吧!那我們現在就在包廂裡這樣乾坐著啊?”李威對著上官小月眉頭微皺的繼續問道。

“那你還想乾嘛?”

“這酒足飯飽,不得思考點什麼啊?”李威一臉壞笑的看著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