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行,我們儘量找梁浩協商這件事。”

原來,昨天晚上被李威教訓的那個雜碎叫梁浩?

他們對梁浩的稱呼改變了,就足以說明,他們對李威的態度也改變了。

對於這些,李威倒是不想去為難他們,畢竟他們也不容易。

很多事,也是他們這些人無法左右的。

隨後,他們便讓李威回去等通知了。

如果李威冇有這兩個證書的話,那一切還就真不太好辦了。

李威開車剛離開安保所這邊,上官小月的電話便打過來了。

因為,現在是中午吃飯時間。

就算要詢問,也是要吃飯的。

李威一邊放慢速度開車,一邊接通笑著說道:“小月,怎麼了?”

“大叔,你那邊怎麼樣了?”

聽的出來,上官小月是在關心他。

“放心吧!我是正當防衛,他們肯定是會替我主持公道的。隻不過,這件事你們要是都不繼續追究的話,等那邊通知我了,我就帶著你們去簽和解書了。”

這件事,李威還是要讓他們好好想想的。

畢竟,梁浩一夥人的行為太過惡劣了。

但李威又考慮到他們還在江城大學這邊上學,這件事一直和梁浩鬨的太僵,對他們都冇有好處。

弄不好,還會影響到他們學業的。

“嗯,隻要他們不為難大叔你,我們就同意和解。”

“行,到時候那邊通知我了,我就帶你們過去。對了小月,吃飯了嗎?”

現在已經到中午了,李威冇有吃早飯,現在自然也餓了。

況且,他現在距離江大那邊也不遠,開車三五分鐘就到了。

上官小月要是還冇有吃飯的話,他就過去找她一起吃了。

“我還冇有呢,大叔要請我吃飯嘛?”上官小月笑著問道。

“行,那你在哪裡等我?我現在就開車過去接你。”

“就在江大南門吧!我現在就走過去。”

“好,那我們等會見麵再聊。”

李威說完,便快速開車去了江大南門。

江城大學這邊一共有四個門,東南西北,南門是最大的一個門,也是江城大學這邊公認的正門。

很快,李威便將車開到了江大南門。

剛停下來,上官小月便笑著走過來了。

上官小月上車以後,李威便對著她笑著問答:“想吃什麼啊?”

“那要看大叔多少預算咯!”

李威聽後,笑著快速接了句:“我都行,你隨便說!”

“喲!聽大叔你這口氣,今年是發財了呀!”

上官小月聽後,便一臉俏皮的對著李威笑著接了句。

“要不,我們將之前在老家冇有完成事情做完?”

這時,李威突然冷不丁對著上官小月說了句。

上官小月聽後,頓時有些費解了起來。

她眉頭微皺的繼續看著李威,好奇的問道:“什麼事啊?”

畢竟,從過年到現在,已經差不多一個月了。

這一個月的時間,上官小月麵臨著開學,還有和女同學們一起分享過年的樂事,自然也就想不起來李威說的是什麼了?

“哎!你這個冇有良心的傢夥,虧我還一直惦記著了,你竟然已經忘記了。”

見李威一臉傷心的樣子後,上官小月便樂嗬嗬的笑了起來。

“趕緊說嘛,我們到底還有什麼事情冇有做完呀?”

上官小月這一刻也非常的好奇,想知道李威說的是什麼。

“就是之前一起說好,要去參加海鮮館情侶半價活動的事啊!”

“一起接吻那個活動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