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笑著說完,上官小月便快速將他給鬆開了。

“那大叔你想要什麼感謝呢?”上官小月對著李威一臉羞紅的問道。

“反正,得付出一點行動吧?”

李威一邊開車,一邊繼續說道。

“什麼樣的行動呢?”上官小月一臉不解的繼續問道。

這個小女人,她似乎在對李威裝傻。

李威聽後,無奈的苦笑道:“這個,就要你自己慢慢想了。我要是對你說的話,豈不是刻意要求你回報了嗎?”

上官小月聽後,便眉頭微皺的想了起來。

片刻後,她竟然對著李威側臉親了過去。

李威被這樣一整,立馬就來精神了。

“喲!你這丫頭覺悟很高啊!”

看著李威一臉樂嗬的笑著,上官小月便白了他一眼:“哼哼,臭大叔!”

隨後,上官小月便轉身對著窗外看了過去。

側臉,也漸漸紅潤了起來。

今天晚上,要不是李威及時出現的話,她可真就危險了。

雖說九州現在是法治社會,可有的時候,正義來的真的太遲了。

這人要是因為受到屈辱以後選擇了自殺,那一切的正義,她似乎都看不到了啊!

所以,她要感謝的,並非是某些正義,而是眼前的李威。

甚至於,她的那幾個女同學,都應該感謝李威的及時出現。

“就親一下啊?怎麼說也得來個對稱吧!”

李威這個不要臉的老男人,竟然還要上官小月給他來個對稱的吻?

“纔不要給你這個機會了,壞大叔!”

上官小月一邊罵著李威,卻又一邊美滋滋的笑了起來。

李威聽後,便也樂嗬嗬的笑了起來。

隻不過,笑著笑著,他又漸漸嚴肅了起來。

“會所那邊,暫時不要再去了。雖說我是第一次去那邊,但我能感覺出來,那邊很亂!但凡是需要會員製的,而且又是以學生作為一個娛樂點的場所,都充斥著某些黑暗的交易。所以,你們首先要學會的是自我保護!”

大學的學生,本質上來說,一起去會所玩也正常。

隻要不是經常去,基本冇有什麼問題。

隻不過,要看是什麼地方的會所。

像剛纔那個,明顯是拿這邊的學生作為資源來賺錢的。

現在的大學和以前還不太一樣,製度漸漸放寬以後,攀比卻逐漸明顯了。

尤其是女大學生,攀比嚴重以後,虛榮心作祟,就會做出一些讓自己自甘墮落的舉動來。

而且,這樣的人一旦出現,就會影響到四周很多人。

李威相信上官小月他們不是這樣的人,但他們今後需要好好選擇一下娛樂的場所。

要不然,同樣的危險依然會出現的。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上官小月聽完李威的話後,便轉身對著他看了過來,乖巧的應了聲。

隨後,便又對著李威弱弱的問了就:“大叔,你會不會認為我是不檢點的女生啊?”

李威聽後,眉頭微皺的快速回了句:“為什麼會這樣問呢?”

“因為,我們幾個去那種會所過生日呀!那麼亂的地方,我怕你會以為我們都不是好學生。”

李威聽後,卻樂嗬的笑了起來。

“好壞的定義,和人愛玩的天性似乎冇有太大的關聯吧!隻不過,現在的你們,對很多事情,還冇有強大的判斷能力。這個,也不能說是你們自己的錯吧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後,上官小月便也安心了。

“這樣說,大叔你並冇有覺得我不是個壞女孩咯?”

“你到底是不是壞女人,光看我肯定是看不出來的,得要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