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放開我,你這個混蛋……”

上官小月拚命的針紮著,可她似乎被灌了很多酒,是強行被灌酒的,現在全身特彆的暈乎,意識都有些迷糊了。

男人看著二十六七歲的樣子,一副紈絝子弟的嘴臉。

見上官小月一直在針紮,還對著他罵罵咧咧後,竟然對著她側臉“啪啪”扇了兩下。

聲音很大,整個包廂都有回聲。

“臭娘們,老子辦你那是抬舉你,很多女人排著隊等著老子給機會了。你他媽知不知道?再敢亂動,老子今天弄死你!”

上官小月哪裡見過這樣的場麵啊!

即便和李威鬥鬥嘴還有點女漢子的意思,可真要是碰上這種硬茬,她還真有些慫了。

她眼裡嘩啦啦的流到了臉上,這一刻隻期待著李威能早點來。

要不然,今天晚上以後,她也冇有臉繼續活下去了。

李威急匆匆的走到會所門口,卻被兩個男保安給攔住了。

“先生,請出示一下會員證。”其中一個保安對著他笑著說道。

主要是李威從鼎盛離職以後,現在雖說開了兩百萬的豪車,但穿著卻特彆的隨意。

尤其是這種地方,對穿著還是非常看重的。

畢竟,這些保安隻認穿著和會員證。

“等來找朋友!”

李威急匆匆的說完,便繼續往裡衝。

而這時,卻被兩名保安給擋住了去路。

“不好意思先生,這邊找朋友也要先出示會員證。另外,您還要告訴我您朋友在的包廂號。”

李威知道,這是他們的工作範疇,也冇有必要去為難他們。

拿起了自己新買的車鑰匙,對著他們認真的說道:“兩百萬的車,剛提的,你覺得我會差這點錢嗎?”

聽完李威的話後,兩名保安便愣了半秒。

畢竟,在這種地方當保安,必須要會看人。

就算老闆後台比較硬,那也不能總給老闆添堵啊!

萬一碰到一個特彆厲害的人物,那豈不是有大麻煩了?

李威見狀後,快速將他們給推開了,跟著上官小月的定位快速找了過去。

兩名保安並冇有繼續追過來,他們也不想惹事。

就算兩百萬的豪車,在這裡也隻算中檔,可能買得起這車的人,實力似乎也不會差的。

“混蛋,你不要碰我……”

上官小月依然在拚命的掙紮著,竟然還趁著男人不注意的時候,很很用力咬了一下男人的右胳膊。

被上官小月這樣用力的咬了一口後,男人痛的大聲叫了起來。

而這一身,正好被李威在包廂外麵的走廊聽到了。

他預感特彆的強烈,便對著叫聲在的包廂快步找了過來。

“臭三八,你他媽竟然敢咬老子,老子今天會好好教訓你一下不可。”

惡狠狠的對著上官小月罵完,男人便抓起了她的長髮,猛的將她拽了起來,狠狠摔到了地上。

隨後,竟然還用酒瓶子,在她四週一個接著一個的砸著。

上官小月被嚇的,全身瑟瑟發抖,整個人神智都有些不清了。

這時,男人竟然用腳踩著她的腦袋,半蹲了下來,對著她一臉冷笑的問道:“怕了嗎?”

見上官小月依然在針紮後,便踩著她的腦袋更加的用力了起來。

就在這時,包廂被猛的一腳踹開了。

昏暗的包廂裡,照射進來一絲光亮,而站在光亮中的男人,正是李威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