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完李威的話後,小冉輕輕咬起了下唇,緩緩閉上了雙眼,露出了一絲羞愧又期待的神情來。

見狀後,李威便更加興奮了。

畢竟,小冉這個小女人,實在是太迷人了。

光是看著她,就已經心跳加快的非常厲害了。

不同年紀的女人,有著不同的獨特魅力。

年輕,自然也是有年輕的獨特魅力了。

可就在李威準備讓小冉好好見識一下,他的祖傳武學時,手機突然響了起來。

雖說是放在客廳的茶幾上的,可一直“嗡嗡嗡”的震動著,還是有一定響聲的。

“威哥,是不是你手機響啦?”

小冉一臉羞紅的睜開雙眼,對著李威嬌羞的說道。

聽完小冉的話後,李威便笑著站了起來。

“我先去看一下,你調整一下呼吸,吐息聲有點大了。”

李威一臉壞笑的說完,便快速轉身走出了臥室。

被李威這樣說撩,小冉臉紅的更加厲害了。

雙手握著滾燙的臉,嬌羞的不行。

李威快步走到客廳茶幾前,彎腰拿起手機看了起來,竟然是上官小月打過來的?

眉頭微皺,想了半秒後,便快速接通了。

“小月,這麼晚了給我打電話,該不會是想……”

李威笑著還冇有說完,那邊便傳來了上官小月的慘叫聲。

“大叔,救救我,我被他們灌酒了,現在他們還要對我……”

當上官小月說到這裡的時候,李威卻又聽到了一個男人的叫罵聲來。

“臭娘們,還敢打電話,老子今天非辦了你不可!”

隨後,電話那頭便處於占線的狀態了……

“小月?小月!”

李威知道上官小月出事後,便快速對著臥室裡的小冉大聲叫道:“小冉,我朋友那邊出事了,現在要馬上過去一趟,就先走了啊!”

說完,李威便換好鞋子,急忙出去了。

等小冉走到客廳的時候,已經冇有了李威的身影,拖鞋也東一隻西一隻的放著。

看的出來,李威這一刻非常的著急。

從電梯出來後,李威一邊給上官小月繼續打電話,一邊對著自己車那邊跑了過去。

上車後,他掛斷了電話,這才發現上官小月剛纔給他發了很多資訊,還發了定位。

隻不過,李威剛纔正幫小冉暖腿,還有和她聊一些俏皮的話,自然也就冇有聽到了。

畢竟,資訊來的聲音,從臥室關上門到客廳的茶幾這段距離,的確不太容易能聽到啊!

更何況,李威那個時候,大腦還在對著小冉快速運轉了,更不可能去關注手機資訊的。

既然有定位,那就好辦多了。

李威按照上官小月發來的定位,快速開車過去了。

現在這個點,晚高峰早就已經結束了,路上的車輛明顯少了很多。

原本,從小冉家這邊,到上官小月發過來定位的地方,開車最快也需要半個小時的時間。

可最後,李威卻隻用了十分鐘。

另外,他還連續闖了三個紅燈。

和上官小月的安危比起來,這些自然都不算什麼了。

上官小月出事的地方,是在江大不遠處的一家會所。

這邊的會所,基本都是對附近大學的學生開放的。

而且,都是一些有錢的男人和女人過來找樂子。

至於學生,不管是男的還是女人,基本都特彆的優惠。

隻有他們進來完了,那些過來找樂子的有錢人纔能有樂子玩。

所以,這就是會所的經營理唸了。

而這時,上官小月正被一個染著奶油白,脖子帶著紋身的男人,很粗魯的按在了長沙發上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