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啊?威哥你還會這些武功呀?”

很明顯,小冉一時間冇有聽懂李威的意思。

李威被她這樣一問,差點笑噴了。

不過,他還是強行忍住了。

畢竟,小冉還是個年輕的小女人,很多話語聽不太明白也是很正常的。

李威作為她的知心大哥哥,還是需要耐心的。

對於小冉這樣的小女人,必須要一點一點的手把手教才行。

“這個,嚴格來說屬於我們老李家的祖傳武學。一般情況下,我可是不外漏的。”

看著李威一本正經的說著這些,小冉竟然真的相信了。

“那,威哥要是將這些純陽真氣都輸送給我的話,會不會對你身體有影響啊?”

小冉一邊忍著被李威暖腿後帶來的刺激,一邊對著李威關心的問道。

“有影響肯定是有影響的,隻不過,這些都是可以通過吃東西,快速補回來的。”

“哦,這樣啊!那一邊像這種情況,吃什麼補比較明顯呢?”

小冉這女人,竟然對李威說的這些如此好奇?

被小冉這樣一問,李威頓時有些尷尬了。

畢竟,他要是說出來用什麼補效果明顯,小冉聽後自然就明白怎麼回事了。

到那個時候,這祖傳武學的神秘感豈不是就消失了?

“這個東西,其實也很常見,並非什麼稀罕物。或許,你也吃過。”

被李威這樣支支吾吾的回著,小冉便更加好奇了。

“我也吃過?可我並冇有感覺自己身上有真氣在流動啊?”

乖乖的!這個小女人,竟然還真以為,吃了這些東西,就能感受到身體有真氣在流動了。

李威被她這樣認真的一追問,差點就忍不住笑出聲來了。

不過,最後他還是強行忍住了。

“你當然是冇有什麼感覺的了,畢竟這些都是家族祖傳武學。況且,以前的武學秘術,那都是家族傳男不傳女的。就算你家族也有這類型的武學秘術,也自然不會傳給你的。”

李威這傢夥,還真是能瞎編,忽悠人的本領倒是一絕。

“我還是很好奇,威哥你平時輸送完真氣以後,都吃些什麼美味來補的。”

看著小冉一臉癡迷的等待著他的回答,李威最終也隻能告訴她了。

“好比說生蠔啊!腰子這些……”

當李威說到這裡的時候,小冉便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了。

聽後,她臉紅的更加厲害了。

“原來,威哥說的祖傳武學,就是……”

說到這裡的時候,小冉自己都說不下去了,實在是羞死個人了。

李威聽後,便也一臉尷尬的憨笑了起來。

“既然小冉你已經領會到了這個武學的精髓,那你現在是什麼意見呢?”

既然小冉現在已經明白了,李威自然要爭取一下她的意見了。

畢竟,之前小冉是不太明白他說的意思,所以纔會同意的。

現在,小冉明白了這一切,她到底會不會同意,李威就不清楚了。

“這個,我……”

看著小冉一臉嬌羞的低著頭,李威便對著她笑著快速補了句:“要不,我還是幫你好好暖暖腿吧。然後,我在幫你修修空調。”

不知道為什麼,李威說完這句話後,內心還有了一絲失落。

可下一秒,小冉竟然同意了?

“威哥,我……我同意……”

聽到小冉這樣說後,李威頓時便激動壞了。

“行,那我現在就開始發功,讓你感受一下我們老李家祖傳武學,純陽真氣的終極奧義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