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什麼?他會讓老子死的很慘?媽的,老子還從來冇有怕過誰,就憑他也敢威脅老子,老子一定要辦了他!”

大黑熊罵完,便將電話掛斷了。

不管李威是當過雇傭兵,還是當過兵。

如果大黑熊就這樣認慫的話,今後在北岸,或者是整個江城他都彆想好好混了。

這些年摸爬滾打好不容易纔熬出頭,他又怎麼可能會這麼甘心栽在李威這小子手裡呢。

大黑熊想了想後,便又拿起手機給錢家豪打了過去。

既然李威這麼難對付,自然是要錢家豪加錢才行了。

而這個時候的錢家豪,竟然還在和王娟鍛鍊身體,這孫子肯定是和謝婉秋結婚這幾年憋太久了,家裡餘量存的太多,碰上王娟以後全都交給她了。

錢家豪正儘興的時候,有電話打進來讓他非常的不爽。

可當他看到是大黑熊打來以後,還是忍著接通了。

“熊哥,這麼晚打給我,是不是李威那小子被你收拾了?果然還是熊哥厲害啊!弟弟佩服!”

接通電話,上來便先對著大黑熊拍了幾句馬屁。

“哎呀,老弟啊!這個李威可不太好對付啊!你這次可是害了哥哥我了,李威這麼能打,你怎麼不提前和我說清楚的。今天晚上,我安排了十幾個小弟過去蹲李威,可最後都被李威給打了,我這醫藥費還貼進去了不少。”

當錢家豪聽到這裡的時候,基本也就懂大黑熊的意思了。

他和大黑熊打交道也不是一天兩天了,自然很清楚他是什麼樣的人了。

“熊哥,你是替弟弟我出頭的,我怎麼能讓你出這醫藥費呢。這樣,我先給你在轉過去二十萬,李威這件事你務必幫弟弟多上心。”

“那行吧,這件事我在好好計劃計劃。不過,這要是事情辦成了,老弟你可要好好感謝感謝老哥我才行啊!”

“那是自然,到時候一定重謝!”

大黑熊聽後高興壞了,然後便將電話掛斷了。

錢家豪掛了電話後,一臉不爽的怒罵道:“媽的,什麼東西,真當老子是冤大頭了。”

“豪哥哥,到底怎麼啦?乾嘛這麼大火氣嘛?來,讓我幫你好好消消火。”

錢家豪聽後,快速轉身過來,對著王娟便是一耳光,王娟直接就被他給抽蒙圈了。

“豪哥哥,你有火乾嘛打我哦,我又冇有招惹你。”王娟一臉委屈的握著臉。

“你TM還有臉說,李威到底是乾什麼的?”

王娟聽後,眉頭緊皺,快速的回了句:“李威,他就鼎盛的一個普通銷售員啊!這些,我不是之前就都告訴過你了嘛?”

“放屁!一個科技公司的普通銷售怎麼可能這麼能打?大黑熊那個混蛋雖然很貪財,但他替我辦事冇有完成之前,是絕對不會要兩次錢的。今天晚上大黑熊派去對付李威的十幾個小弟,都被李威打進醫院了,還TM害的老子搭進去二十萬,現在還被大黑熊給纏上了,你TM把我給害慘了知道嗎?真TM晦氣!”

被錢家豪罵了一通後,王娟也有些矇蔽。

她一直以為李威就是個窩囊廢,從結婚到現在,連一句大話都冇敢對她說過,怎麼可能有錢家豪說的這麼厲害呢?

“不可能吧豪哥哥,李威他就是個窩囊廢,打不還手,罵不還口的那種。我就是騎在他頭上拉屎撒尿,他都不敢哼一聲的。怎麼可能會有你說的這麼厲害嘛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