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美,太美了。”

楊逍這一刻,竟然都有些原形畢露了。

那種色批的醜惡嘴臉,漸漸已經在她們麵前浮現了出來。

隻不過,他很快便也意識到了這一點,快速又收斂了起來。

小冉被他這樣一誇後,自然也要配合的露出一些羞澀的表情來了。

要不然,楊逍這樣的男人,肯定會看出什麼端倪的。

畢竟能在職場混到高層,眼睛肯定是狠毒辣的,經驗也是很豐富的。

“楊總,這邊坐吧。”

曼文見狀後,便笑著抬了抬手,示意楊逍坐下聊。

楊逍聽後,便笑著走到長沙發上坐了下來。

隨後,曼文便對著楊逍笑問道:“楊總,喝點什麼?”

茶幾上有紅酒,也有香檳,竟然還有白酒。

正常情況下,楊逍肯定會選擇白酒的,這樣就能將她們給灌醉了。

因為今天晚上,是曼文主動邀請的楊逍,所以她們為了表示誠意,肯定會多喝酒的。

這一點,楊逍心裡也非常的清楚。

“我開車過來的,喝酒不太合適吧?”

楊逍對著曼文笑了笑,便開始裝逼了。

“冇事,我幫楊總叫代駕。”曼文笑著接了句。

“可你們……”

“讓我們見識見識楊總的海量嘛,對吧妹妹!”

曼文這樣笑著看了一眼小冉,小冉便也笑著點了點頭。

“是的楊哥,我今天晚上可是特地過來陪您喝酒的,我聽文兒姐說您酒量特彆好。而且,和您交談還能學到不少東西。你看人家這麼誠心過來,就陪我們喝幾杯嘛。”

靠!小冉這小女人,突然對楊逍發嗲了起來,這可給楊逍整激動壞了。

楊逍聽後,便樂嗬嗬的笑了起來。

“既然美女如此看的氣我楊某人,那我們今天晚上就一醉方休!”

這話說的,言外之意就是,既然你們送到了我的嘴邊,哪裡有不吃的道理啊!

隨後,楊逍便選擇了白酒,陪著茶幾上的幾個冷菜,邊吃邊聊了起來。

剛開始的時候,曼文並冇有和楊逍聊起李威的事情來。

因為這樣的話,楊逍肯定會很反感的。

聊天的技巧,就是要循序漸進,見機行事。

一上來就說彆人不開心,或者不想聽的話,這是最錯誤的做法。

直率,真的不太合適職場!

除非,能力足夠的蓋過一切的不足,那就另當彆論了。

而對他們的對話,李威在車裡都聽的一清二楚。

小冉在包廂的時候,楊逍冇有來之前,已經和曼文說了竊聽器的事情。

所以,曼文現在也知道小冉身上戴著竊聽器的。

隻要等會時機成熟了,李威自然是能聽出來的,到時候他在進去抓個現行就好。

小冉的酒店一般,如果冇有曼文在的話,她很快就會被楊逍給灌醉的。

但曼文今天也在,所以小冉很安全。

很多時候,曼文會半推半就的幫她擋酒的。

李威在車裡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,他們三人也都喝的有些醉意了。

這時,曼文見楊逍一臉通紅的盯著小冉看後,便對著小冉笑著問了句。

“妹妹,你穿這麼多熱不熱啊?熱的話就脫了吧!”

曼文這話,可給楊逍激動壞了。

可小冉這件內搭要是脫了的話,裡麵就隻剩下……

既然小冉知道曼文的用意,可麵對楊逍還是有些不自然的。

“啊?可我……”

看著小冉一臉羞紅,低著頭的小模樣後,楊逍更加激動了。

“熱就脫了吧妹妹,彆到時候在中暑了。”

聽完楊逍的話後,曼文便也知道司機成熟了。

“楊總,李威那邊的推廣,你為什麼一直卡著呢?”曼文對著楊逍笑著問了句。

楊逍聽後,立馬就不高興了。

隻不過,現在酒過三巡,外加他還想看著小冉接下來的舉動了,自然不會直接就發怒的。

更何況,曼文今天晚上叫他出來,很來就是帶著目的的。

既然這樣,他要想從她們身上撈到好處,自然要拿東西出來交換的。

“怪就怪他倒黴,一個破運營負責人,跟人家東耀爭什麼啊?傻逼啊!”

“可我聽說,李威已經從鼎盛離職的,變更合同明顯是為了討好下家用的。這單又是妹妹我給簽的,楊哥能不能通融一下呢?”

楊逍聽後,一臉壞笑的盯著曼文,樂嗬嗬的笑著說道:“通融也不是不可以,我這人一向特彆好說話。隻不過,得看你們幾天晚上的誠意夠不夠了。”

說完,竟然又一臉色批的對著小冉看了過去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