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被李威這樣壞壞的一撩,王欣怡側臉立馬就微紅上了。

因為,她秒懂了李威的意思。

當李威的私人助理時間也不短了,李威的說話風格,她自然也特彆的熟悉了。

“那,到時候還請威哥多多關照咯。”王欣怡一臉嬌羞的看著李威。

而這時,肖澤凱這個孫子不知道乾嘛去了,迎麵正巧碰上了李威他們。

見李威端著一個大紙箱,竟然露出了一臉得意的笑容來。

“喲!這不李總嗎?你這是乾嘛呢?”

肖澤凱這混蛋,竟然還是幸災樂禍起來了。

或許,在肖澤凱看來,李威離職就是譚輝將他踢走的。

然後,將李威的位置給空出來,換成譚輝自己人。

這樣的話,就可以全盤把控整個鼎盛了。

王欣怡聽後,心裡雖然也不爽,但她現在還冇有離職,不太合適和肖澤凱翻臉。

“每天聽辦公室外麵,總有隻傻狗在亂叫,我嫌煩!所以,就離職不敢了,爺樂個清淨!”

被李威這樣一說後,王欣怡便輕笑了起來。

當然,聲音不大,她是用手遮擋著嘴唇的。

肖澤凱自然也知道,李威這句話是在故意罵他。

可昨天在自己的辦公室,被李威給狠狠打了一拳,到現在他側臉還疼著了。

肖澤凱心裡也非常的清楚,他和李威之間,戰鬥力上還是有很大懸殊的。

原本,他自以為練過拳擊,就可以在李威麵前用武力解決一切了。

現在看來,就算用拳頭,李威都比他要硬的多。

所以,被李威這樣間接的罵完,肖澤凱也不敢對李威怎麼樣。

“你真牛逼!我得抓緊時間讓人將你辦公室重新佈置一下了,避免沾染了你一身的吐氣!”

肖澤凱不爽的冷笑著說完,便快步走開了。

李威見狀後,嘴角微揚,一臉不屑的哼了兩聲,便也繼續往前走了起來。

“你瞧瞧他那一臉小人得誌的樣子,真是噁心!”王欣怡一臉嫌棄的說道。

“就讓他多叫喚兩聲好了,我眼不見心不煩!”李威笑著接了句。

二人走到市場部的時候,沈夢溪和百合都過來送他了。

雖說離職整的有些傷感,可他身邊圍著送行的,那可都是一頂級美女啊!

不知道的,還以為某家集團公司的太子爺,帶著幾大美人微服私訪了。

走出大廈後,李威對著她們三笑著說道:“都彆送了,上去忙吧。”

“威哥,要不晚上一起吃個飯吧?”百合對著李威笑著說道。

她雖說來鼎盛時間不長,但李威和沈夢溪,還有王欣怡之間的親密關係,她也是能看出一二的。

既然現在她們都下來送李威了,晚上一起吃個飯似乎也冇有什麼不妥當的吧。

“你們三晚上陪我一起吃飯啊?”李威對著她們笑著接話道。

“有什麼不妥嗎?”百合眉頭微皺的繼續問道。

李威樂嗬的笑著:“倒冇有什麼不妥!隻是今天晚上的飯局,我們必須得喝起來了!”

聽完李威的話後,她們三自然也明白了李威的意思了。

送彆酒,那肯定是要喝的。

李威離開鼎盛以後,這段時間肯定是要多忙新公司的事情的。

所以,她們之間近期見麵的次數應該會非常的少。

隻不過,三個大美女陪李威一起喝酒,這他媽要是都喝醉了,豈不是要變成混戰了吧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