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被李威這樣一誇讚後,百合便也開心的笑了起來。

“威哥美讚了,你才真的是幾天不見,更加威猛帥氣了呢。”

果然!商業互誇這一塊,百合也算是非常牛逼的了。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便抬手示意百合先坐下了。

二人坐下來後,李威便對著百合關心的笑問道:“小白,這幾天忙嗎?”

“還好,不是很忙。冇有威哥你在市場部指導工作,我們都提不起精神來啊!”

百合這女人,還真能給李威戴高帽。

明著好像是在誇讚李威,說李威多有能力。

可實際上,就是想靠著李威多做業績,然後他們跟著躺平而已。

當然了,百合原本就是譚輝內招進來的,想要真正駕馭她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所以,現在就算要找百合去自己的新公司,李威也不會這個時候就邀請她的。

最起碼,要等到鼎盛的業績下滑的特彆厲害以後,他才能和百合好好談這些。

因為到那個時候,百合一件冇有退路了。

鼎盛今年,肯定是非常困難的。

一旦鼎盛業績下滑的厲害,收入自然也就跟著大幅度減少了。

等到那個時候,像百合這樣聰明的女人,自然也知道如何去選擇了。

“原來,我在市場部那邊這麼重要的啊?”李威笑著繼續接話道。

“威哥你當然很重要了,不單單是在市場部,對於整個鼎盛來說,也是非常重要的。”

聽完百合的話後,李威先是樂嗬的笑了笑,隨後便又漸漸認真了起來。

“行了,這些客套話我們就不比多聊了。雖說我們認識的時間不長,但我相信你的能力。要不然,譚總也不會將你內招進來的。說實話,讓你當市場部主管真的是屈才了。畢竟,肖澤凱那個死廢物,一來就是運營副總了。”

李威冷笑著說完,百合自然也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如果跟著李威的話,肯定不隻是當一個區區市場部主管的。

可現在,百合依然很糾結。

她的糾結,和沈夢溪還不太一樣。

沈夢溪是很直觀的利益取捨,就是abcd的換算問題。

怎麼樣是賺的,怎麼樣是虧的,一目瞭然。

所以,隻要是能讓沈夢溪看到比現在更好,她自然就被拿捏了。

但百合不一樣,百合併不是單純的將利益放在明麵上,這點讓李威很捉摸不透。

所以,想要拿捏百合的話,就必須要讓她主動選擇取捨的方向。

這樣的話,就好辦多了。

“這樣說,威哥你那邊已經全部都辦妥了?”

百合一邊看著李威,一邊弱弱的追問道。

之前,李威和她們都聊過這個話題。

隻不過,才短短幾天的時間,李威就搞定了這一切。

這足以說明,李威的實力,遠不止她現在看到的這些。

“我那邊還需要一段時間,才能正常的運行起來。隻不過,我一離職,可就多出來兩個空位了。現在鼎盛繼續用人,你可能是會往上升的。”李威對著百合繼續說道。

看著李威一臉輕笑的表情,百合便也明白了。

隻要他一走,市場部和運營部的負責人,就算是肖澤凱和沈夢溪,最起碼還有兩個副總可以讓她選擇。

所以,李威離開鼎盛,對於她來說還是一件好事了。

隻不過,李威說這幾句話的用意是什麼呢?

之前,李威可是當著她們的麵,想要帶著她們一起走的。

“威哥,你的意思是?”百合不是很明白的對著他笑了笑。

“這是個鍛鍊的好機會!在職場,不同的職位高度,對一個人的成長是不一樣的。等你感受過了這個高度以後,如果想跟著我的話,隨時來找我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