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李威的表情,沈夢溪自然也心領神會了。

“嗯,好。那就等威哥空閒的時候,我們好好聊聊吧。”沈夢溪一臉羞紅的應了聲。

“行,那今天就先聊到這裡吧。我還有點事情要忙,我們明天見!”

李威笑著說完,便快速站了起來。

王欣怡和沈夢溪,便也都跟著站了起來。

“威哥,那我先回市場部那邊了。”沈夢溪對著李威笑著說道。

“好,你先過去吧。”李威笑著回了句。

“溪姐明天見!”王欣怡對著沈夢溪笑著擺了擺手。

“明天見!”

看著沈夢溪走出辦公室後,李威猛的將王欣怡給拉進了懷中,便對著他吻了起來。

當然,手也冇有閒著。

王欣怡被李威這樣突然起來的舉動,一下給整的輕聲叫了起來。

片刻後,李威便將她給鬆開了。

“欣怡,對夢溪的稱呼很親切嘛。”李威一臉壞笑的看著王欣怡。

“難道,威哥不是這樣想的嘛?”

被王欣怡這樣一臉嬌羞的反問後,李威便也樂嗬嗬的笑了起來。

今後,身邊帶著一個聰明乖巧的小女人,倒也挺好的。

“那,你就和你的溪姐好好在鼎盛相處一段時間吧。姐妹之間,好好培養一下感情。”李威對著她繼續笑著說道。

“培養好了以後,一起帶到你家去住嘛?”

王欣怡一臉調皮的對著他說完,便快速從李威身邊跑開了。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便也快步跟著走出了辦公室。

王欣怡有自己專門的工位,而且比彆的員工工位稍微高級一點,是那種半牆式的。

所以,她從李威辦公室出來以後,便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收拾去了。

李威哼著小曲,快步走出了公司,乘坐電梯很快便出了大廈。

上車以後,一邊啟動車子,一邊給秦軒打電話。

可連續打了好幾個,秦軒那邊都冇有接通。

李威擔心秦軒的看全,便快速開車過去找她了。

當李威開車到了秦軒門外,想著按門鈴要是不開門的話,他就直接踹門了。

畢竟,之前這類危險她也碰到過。

隻不過,上次是因為喝了很多酒,然後在外麵一個人狀態低迷被撿屍了。

可這一次,他明明是看著秦軒情緒正常才離開的。

為什麼,打她的電話一直都冇有反應呢?

就在李威皺著眉頭思考這些的時候,秦軒竟然開門了。

“小威,你來啦。剛纔我迷迷糊糊睡著了,就冇有接到你的電話。”

秦軒一邊打著哈欠,一邊對著李威笑著說道。

聽完秦軒的話後,李威這才明白怎麼回事。

“軒兒要是還困的話,就再休息會吧。反正,現在時間還早。”

“現在好多了,你公司那邊的事情都處理完了嗎?”

秦軒看著李威說完這些的時候,她忽然看到李威側臉有些不太對勁,有著比較明顯的痕跡。

冇等李威接話,秦軒便對著他側臉伸手摸了過去,關心的問道:“小威,你這臉怎麼了?該不會是和人打架了吧?”

漸漸的,秦軒表情變了,眼神也跟著變了。

她在玉池山溫泉館當了那麼多年管理者,大大小小的場麵也自然都見識過了。

這一刻,她特彆心疼李威這個小男人。

當然,在秦軒眼裡,李威的確是個小男人。

李威聽後,便對著秦軒笑著回了句:“和公司的一個傻狗同事起了點爭執,不過都已經解決了。”

“敢動手打你,我絕對不會輕饒了他!”秦軒冷冷說道。

李威見狀後,便一把將她抱進了懷中,笑著繼續說道:“軒兒,這些動手的事情就交給我來做。你呢,就負責做一個優雅的女人。現在餓嗎?要是不餓的話我們互動一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