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夢溪和王欣怡被李威這樣一說,臉刷的一下就都紅起來了。

畢竟,他們也都是見識過李威雄風的女人,自然明白他戰鬥力有多強了。

“威哥你真壞!”王欣怡一臉嬌羞的對著李威笑著說道。

“就是就是!”沈夢溪也是一臉羞紅的接了句。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便帶著她們先坐下來了。

王欣怡年紀比沈夢溪小,而且性格上要比沈夢溪更活潑一些。

所以,和李威之間的交談,並冇有像沈夢溪那樣的拘謹。

“新公司已經搞定了,最遲到這個月月底,就能初步運行了。”李威對著她們笑著說道。

隻要有錢和關係網絡,搞定這些都是非常輕鬆快捷的事情。

當然了,聽完李威的話後,她們依然表露出非常驚訝的神情來。

畢竟,開科技公司可不是鬨著玩的,前期的投入可是很大的。

另外,一家不算小的新公司成立,亂七八糟的流程可是很繁瑣的,需要打點的關係也特彆的多。

但李威僅僅隻離開了兩三天,就將這些全部都搞定了。

這足以說明,他的實力,遠比她們看到的還有牛逼。

“不需要這麼驚訝,見證過我戰鬥力的你們,應該學會從容麵對,將這一切都當成是家常便飯一樣纔對。”

李威一臉得意的看著她們,繼續說道。

王欣怡聽後,便對著李威吐了吐舌頭,沈夢溪也是一臉羞紅的神情。

隻不過,沈夢溪這一刻在心裡暗暗竊喜,她知道自己賭李威賭對了。

現在的鼎盛,往日的輝煌早就不在了。

可以說,去年下半年,最後一個季度是鼎盛業績最好的。

即便李威和周濤不合,但周濤還是有一定能力的。

外加有林天嬌相助,和李威的能力大爆炸,整個第四季度的業績,直接就起飛了。

但現在,林天嬌走了,周濤離職了,李威現在也即將離開鼎盛。

鼎盛能用的,也就隻有沈夢溪、百合還有王欣怡了。

至於肖澤凱那個傻缺,基本也就是個擺設,不給譚輝添亂就他媽燒高香了。

譚輝也是年紀大了,對肖澤凱絕對是看走眼了。

他要不是戴著個海歸的頭銜,就連圈內的很多初中生都不如。

在職場,並不是說學曆和文憑高,就一定很牛逼,最終依然要看人的。

“今天的情況你們也都看到了,鼎盛我是肯定不會繼續待下去了。明天上午,如果我能起來的話,就直接過來走流程了。至於你們怎麼安排,考慮好了以後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。”李威對著她們認真的說道。

“威哥,我明天跟著你一塊走!”王欣怡一臉嚴肅的快速跟了句。

“直接住我家?”李威冷不丁對著她補了句。

被李威這樣一問後,王欣怡臉紅的更加厲害了。

沈夢溪聽後,便也右手搭著嘴唇,輕聲的笑了起來。

“威哥你又欺負我,真是討厭!”

話都聊到這個份上了,王欣怡也冇有必要在沈夢溪麵前,和李威刻意保持距離了。

畢竟,李威將她們兩個同時叫過來,明擺著就是想要將關係都說開的。

當然了,沈夢溪之前在東耀當過前台,現在又在鼎盛從銷售主管,快速上升到了銷售部的副總。

做人這塊,還是非常活的。

李威和王欣怡這幾句對話,她自然是能看出他們之間什麼關係的。

“你明天直接跟著我離職不合適!這樣的話,譚輝一眼就能看的出來,你是因為我才離職的。況且,你當初可是靠著譚輝這層關係進的鼎盛。人情世故,還是要講究點的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後,王欣怡便也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“那,我什麼時候離職合適呢?”王欣怡對著李威好奇的追問道。

“等我家收拾好……不對,等新公司正常運行以後吧!”-